上海印发的《实施意见》,结合作为超大城市开展劳动教育的实际情况,立足大中小幼一体化建设等工作基础,瞄准瓶颈短板,拿出实招硬招,明确了上海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下一步“怎么干”。
上海市委、市政府全面对照落实中央《意见》精神,注重结合上海作为超大城市开展劳动教育的实际情况,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实施意见》。
近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实施意见》。《实施意见》在劳动教育内容上是如何设定的?在系统化高质量实施劳动教育方面,《实施意见》有什么新举措?
新时代的劳动教育,社会、家庭、学校分别扮演什么角色?主体是谁?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学系教授宁本涛表示,应该让孩子通过劳动教育享受生活的美好,家长不应该剥夺孩子劳动发展的权利
原创
在杭州市富阳区富春第七小学,三年级小学生朱逸舒最近正为自己通过努力孵出的小鸡开心不已,她给每只小鸡都起了名字。在富春七小,对朱逸舒和她的同学们来说,在学校里干农活、做家务、养各种小动物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原创
“劳动周”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学的传统课程,同学们要停课一周,参加各种劳动 ,丰富的劳动内容深受同学们的欢迎。作为学校劳动教育的主要渠道之一,上好新时代的劳动技术课有什么秘诀?让上海市劳动技术学科特级教师、复旦附中劳技课老师吴强来告诉你~
原创
劳动时间越长越好?应该怎样评价劳动教育的成果?上海中学校务办主任、上海市基础教育国际课程比较研究所办公室主任刘茂祥认为,新时代劳动教育的内涵和外延需要进一步拓宽,要建立起合理的评价体系。
原创
劳动不仅是一种习惯,也蕴含了一种精神。劳动既是创造世界的,也是创造人的。在新时代,劳动的价值和意义一点儿也不逊色。劳动创造着美丽人生。
劳动教育在我国有深厚的历史底蕴和文化积淀。建国70多年来,劳动教育的主题元素一直都在进行中,但是立足于新时代如何准确理解劳动的政治属性、社会属性、文化属性、教育属性,如何准确把握新时代劳动教育的丰富内涵,如何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劳动教育实践,是新时代中国特色劳动教育理论体系首先要回答好的问题。
所谓劳动教育,顾名思义,就是以“劳动”为载体的教育,其核心要旨始终应关注劳动与教育的互动过程以及由互动生成的劳动价值与教育价值。劳动教育的内容也不仅包括劳动知识与技能的掌握,还要注重劳动的过程体验、创新劳动的方式方法,更包括劳动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的培养。
在劳动教育中,学校发挥了主导作用,承担起实施劳动教育的主体责任。然而,劳动教育仅靠学校关起门来抓是不行的,必须形成和建立家庭、学校、社会各方面齐抓共管、协同实施的机制。《意见》要求,各个学段、各类教育要围绕重点,把准定位,开展相关教育活动,在目标要求、内容选择、组织实施、考核评价等方面做好衔接,持续推进。
我们要善于用创新思维,用学生喜闻乐见的活动载体和丰富多彩的内容,寓教于劳,寓劳于乐,构成一种区域、学校、家庭和社会协同发展的劳动教育文化。
家庭是“劳动创造一切”观念得以形成和巩固的基地。家长对孩子施予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劳动光荣观念影响,远比鼓励孩子从事所谓的“高尚职业”要重要得多。
从打造针对不同学段的劳动教育基础课程体系,到制定“男子汉”与“大家闺秀”的拓展课程,再到布置家务劳动“长作业”……作为长三角新劳动教育联盟的一员,建平西校劳动的场所无处不在,劳动的意识深入人心,劳动的快乐荡漾在每个学生的心田。
原创
即将到来的这个“五一”对上海市开元学校的同学们来说很不一般。无论是刚刚返校复学的初三学生,还是在家学习的其他年级学生,他们个个都成了掌握多样劳动技能的小达人。这得益于学校一直以来开展的“快乐小当家劳动打卡季”活动。
原创
校长沈洪介绍,在1916年学校创建之初,就开设劳动课程,注重对学生手脑并用、知行合一的培养;如今,作为一所公办的十二年一贯制学校,市东实验不仅将劳动教育融入各学段的教学之中,更让学子从各种劳动实践中汲取养分,获得成长的力量。
原创
如何让劳动教育由“外在”要求,“内化”为学生的自我需求?这是浦江一小躬耕劳动教育二十多年来不懈探索的课题。
原创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开展劳动教育以来,同济黄渡小学始终把劳动教育作为给同学们最好的生活教育和提升综合素养的重要途径。进入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时代,学校仍然在完善课程体系、建设劳动教育生态过程中坚持对劳动教育的探索。
原创
18日,奉贤区“科研、德研、教研”协同创新工作室成立,首批10所劳动教育基地学校同时启动,从推进“三研”协同创新来培育劳动教育特色发展。劳动教育不只是有一个菜园子或一块地,还在于如何运转,指导家长,成为劳动教育推进开展过程中的示范。
假期当中,紫薇幼儿园的老师们通过微信、孩子通等平台向家长们推荐了许多家庭教育指导栏目,同时根据自己班级的情况和兴趣点纷纷制定了个性化的科学指导育儿方案。这个妇女节,孩子们纷纷在老师的指导下化身家务“小达人”,用劳动成果向妈妈献上自己的祝福。
5月18日是上海小学四、五年级、初中预备年级、初一高一约60万中小学生返校复学首日。回到久违的校园,这个季节,同济大学附属实验中小学“一米菜园”里多年生长的草莓长势旺盛。户外活动时,孩子们到“一米菜园”走一走、看一看,成为校园网红打卡地。
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发展,上海地区家庭中孩子们的需求极易得到满足,由此,带来了家庭教育中对孩子劳动教育的弱化。基于以上情况,学校开展了学生家务劳动大调查,发现本校有近80%的学生没有从事家务劳动的经历,近56%的学生希望能做一些家务,但父母不同意,让他们专注学习。因此,娄塘学校认为教育必须与家庭、社会有机融合,形成基于学生成长需求,适合学生发展规律的劳动教育体验活动,从而培育正确的劳动价值观。
原创
在上海市虹口区教育学院附属中学,“百草园”原是校园河道边闲置的一块空地,学校在建构劳动实践课程的过程中,这块空地成为了课程实施最好的资源和载体,更摇身变成了学生们进行自然探索、劳动实践的最佳空间。 虹口区教育学院附属中学的“万物有灵”劳动实践课,是融合了学校原有的“万物有灵”综合实践课程与校园内改建为以中草药种植实践的“百草园”所开发建构的劳动实践课程,学校旨在通过这一课程的实施培养学生养成正确的劳动价值观,形成较好的劳动素养。
原创
每天中午12点20分到30分,孩子们和着音乐一个个拿出自己的抹布等清洁工具在班级中洒扫,擦桌子、擦黑板、扫地……每个孩子都忙得不亦乐乎。
原创
上海市罗店中学相信,劳动教育的意义,在于让学生用双手和心灵丈量世界,同时也为其今后勤奋劳动、诚信劳动、创造性劳动并获得美好生活奠基。
原创
在上海市静安区和田路小学,劳动教育的主要形态是有趣又引人思考的101个小课题。
原创
2014年,敬业中学全面引入了高中生学生生涯规划导航项目,旨在通过3~5年统筹共建单位资源,拓宽劳动岗位领域,构建劳动教育实施模式,完善生涯体验课程,以丰富的社会实践、志愿服务和公益劳动作为劳动教育的生动载体,建立健全高中三年劳动教育和公益劳动架构及职业体验导航。
原创
在日常教育中,松江区小昆山学校发现,面对繁重的学习任务,学生往往会对身边的精彩缺少关注,进而缺少劳动意识、创新意识与生活情趣。
原创
位于宝山农村地区的馨家园学校利用得天独厚的地理及环境优势,因地制宜地构建起了“花园”“学园”“田园”“乐园”四园一体的独具特色的学校劳动实践场所,凸显了课程为引领、活动为载体、教师为引导、学生为主体的绿色生态劳动教育理念。
原创
活动带给学生们丰富的实践体验,学习了劳动技能。比如,引导学生夸一夸身边的“小蓝人”,在引出活动主题的同时和学生产生情感共鸣,从而激发学生的劳动热情。全员参与、每周轮岗的方式给予学生丰富的劳动体验。
原创
后勤体验周,就是这扇窗,是学校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上海中学“生活教学”“劳动教育”的一部分。”高二(7)班的学生说:“捞湖的主要工作就是用网兜捞起湖中的小杂物。为了让学生去了解这些“与他们有关”的人们,体验并理解后勤工作所呈现的平凡的伟大,同时以此为契机,让学生从书堆中抬起头来,回到真实的生活,在真实的劳动中体验、感悟、反思,上海中学创新了以“后勤体验周”为特色的劳动教育模式。
原创
“跟着爸妈去上班”课程作为上海市课程领导力(第二轮)研究项目之一,是一门通过劳动职业微课和劳动职业实践形式开展的校本劳动教育课程。每年开展六次劳动主题活动周,每月推出一个主题,如自然节“未来科学家”、等职业体验,螺旋式提升学生的劳动素养。每个班级建立4~6个快乐家庭小队,利用双休日、节假日等课外时间“跟着爸妈去上班”,接触不同的职业和岗位。
原创
学校关注幼小衔接和小初衔接,这两个阶段是劳动习惯和劳动素养培育的关键时期,一年级开设“我有一个小小心愿”入学课程,学生在家长的指导下开展力所能及的小家务劳动,帮助孩子们顺利完成从幼儿园到小学的自然过渡。文|顾雪华本刊记者赵玉成2020年4月10日,在奉贤区育贤小学二年级的黄心云家中,有这样一幕场景:黄同学走进厨房,化身“小厨神”,煎炒烹炸,一会儿工夫,一碗热气腾腾的葱油拌面出锅了,一家人围坐并享用着孩子的劳动成果,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制定了《学生家务劳动清单》,让孩子在家长的指导下开展力所能及的家务劳动,如:园艺、烹饪、家政、手工等。
原创
在上海财经大学,“家里蹲”成为了开展劳动教育的新场景:新学期,学校向全体学生发出“居家劳动一小时”的倡议后,学校官微人气暴涨。众多00后学子们纷纷在官微上晒出劳动成果,劳动的有趣让学子们成就感爆棚。
在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庄行学校把培养学生“有一定劳动知识与技能、形成良好的劳动习惯、有能力开展创造性劳动”等作为核心目标,开展“古镇少年,修身在行”学生居家劳动教育活动,促进学生全面发展。
原创
五一劳动节即将到来,最近在上海交通大学海内外学生中玩起了“劳动大接力”,大家跟风晒了一波五花八门、妙趣横生的劳动成果。这波上海交大特色的“劳动教育”,号召交大学子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铭记“饮水思源,爱国荣校”的校训,践行劳动青年的光荣使命。
手持集活动记录、阶段总结等功能于一体的“劳动护照”,聆听全国著名劳模包起帆校友的殷切寄语,4月30日上午,一场别开生面的劳动教育活动月启动仪式在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校园举行。
原创
近年来,长宁区开元小学通过家校共育、依托校本课程建设,已将“未来街区”生活体验平台的劳动实践活动打造为全校师生家长最喜爱、最期待的大活动,既丰富了校园生活,又培养了学生的劳动素养和品质。
原创
喜迎新学期。2月20日,奉贤区思言小学举行了“小言子爱劳动好习惯益终身”2018学年第二学期开学典礼。伴随着校歌响起,全体学生精神抖擞,踏着整齐坚定地步伐在操场集合。小小升旗手将国旗冉冉升起,拉开了此次开学典礼的序幕。
原创
劳动托起中国梦,在天一小学寒假作业单里为孩子们设计了“小蚂蚁”爱劳动这么一项活动,要求孩子们在家庭中能找到自己的劳动岗位,让他们知道幸福的生活是根植于劳动之上的。
原创
凉城第四小学的开学第一课,紧紧围绕“孝亲敬老——劳动中的我”主题开展。大队部在各中队选出表现出色的队员授予“环保小卫士”“劳动小能手”等称号;开学第一课上,校“智乐行者”青年教师团队成员采访这些“小卫士”“小能手”,谈谈劳动感言,看看劳动精彩瞬间。
原创
喜迎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上海市闵行区浦江第一小学以“童心爱国情 劳动我最美”为主题举行了 “开学第一课”。
原创
全市首个学校农垦基地在曙光中学建立。这片与学校一路之隔的学校农垦基地,不仅是学生劳动教育的实践地,也将成为“果木嫁接、绿植培育”等相关课题研究的试验场。
一场美妙的劳动之旅在这个春天里缤纷开启,莘庄镇小的“果树教育”在校园绿色文化、在“劳动美”的滋养下,不断开花、结果。
五一节前,一项“怎样的手才是最美的手”的主题研究在和田路小学五年级学生中展开。孩子们寻访了外婆的手、环卫工人的手、炒茶工人的手、削凤梨的手、洗鞋工人的手,感悟到“一餐一食”,辛苦劳动所获。
近日,一份由烟台大学2019级本科生郭嘉程、孙希亚、罗雨曦、柳佩佩、洪静怡、王靖琳联合提报的《关于依托乡村推动劳动教育发展的提案》,从全国1884件模拟提案中脱颖而出,获评团中央举办的全国青少年模拟政协提案征集活动优秀提案奖。
今年五一劳动节,中小学生体悟普通平凡劳动者用自己的双手和劳动,诠释“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很多学生在劳动中享受、感悟劳动的乐趣。
家庭劳动教育目前存在的误区不少。有些家长过度包办代替,没有意识今天的家庭劳动教育是在为孩子未来的幸福生活奠基;有些则把“劳动”等同于“劳动教育”,缺乏科学有效的教育指导方法。在家庭教育中开展劳动教育,能够帮助学生树立“学会感恩,劳动光荣”的人生观,让他们从小培养劳动意识,促进学生健全人格的发展。
上海应用技术大学29日举办新时代劳动教育创新论坛并成立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德育研究中心。复旦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等沪上高校哲学理论和教育学研究专家与会,全国劳动模范以及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历年上海市劳模现场现身“说法”,共同研讨新时代应用型本科高校大学生劳动教育工作,提高新时代劳动教育成效。
广东省深圳市在推进课程改革的进程中一直重视开展劳动教育,把其作为深入实施素质教育并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内容,并在以下几个方面下足功夫。
近年来,江苏省许多中小学和中职学校积极推进新时代劳动教育,用丰富的探索和实践将抽象的“硬道理”化为可感可知的生活逻辑、生活技能,把劳动教育转化为促进学生成长的“养分”。
怎样整理衣物,做一名生活自理小达人?如何制作馒头,做好力所能及的家务活?怎样确立职业规划,制定创业策划案……这些问题在青岛市教育科学研究院主编的《劳动教育(实验)》教材中都能找到答案。
刚刚过去的周末,杭州市天杭实验学校702班出了一份“满汉全席”菜谱。34位同学变身大厨,晒出自制的各地美食照片,“云品尝”。班主任郑英告诉记者,新学期,《历史与社会》的内容中正讲到了行政区划与区域特色的内容,而很多孩子在家厨艺大增,她觉得,可以把学科教学和劳动教育结合起来。
4月8日,重庆市人民小学在全市率先发布《家庭劳动教育指导手册》(以下简称《指导手册》),并研发推出了劳动教育小程序“劳动萌主”系统,对学生劳动教育进行综合评价。业内人士认为,此举开创了新时代劳动教育的新路径。
天津出台《中小学生居家劳动指南》,该指南由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与教育心理研究所、天津市教育学会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天津市教育学会初中教育专业委员会共同研究制定。
由黑龙江省教育厅主办、黑龙江教师发展学院承办的“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精神 推进新时代中小学劳动教育网络研讨活动”以网络直播形式举办。来自全省13个市(地)、县区的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全省劳动教育示范县(区)和示范校、研学实践基地,以及全省中小学劳动教育教研员、骨干教师、学生及家长在线参加,40余万人在线参与,覆盖了全国31个省市和地区。
为引导中小学生进行寓教于乐的居家劳动,近日,广东省教育厅委托广州市中学生劳动技术学校,制作了广东省中小学居家劳动相关指引及劳动教育在线课程,倡议每位学生每天完成不少于一个小时的居家劳动任务。
早在1993年,针对部分学生中存在的不珍惜劳动成果、缺乏劳动意识、不爱劳动、不会劳动的现象,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率先在湖南省开设劳动教育必修课。27年来,学校把劳动教育课作为微观层面落实“三全育人”的一种探索,全面提升实践育人效果的一种尝试。
从70%的学生不会做家务,到99%的学生都会劳动,开展劳动教育多年,长沙财经学校副校长冯庆珍在学生身上看到了改变。他说,10年前,学校刚搬迁到新校区时,很多学生出现了“能躺着绝不坐着”的“劳动恐惧症”,“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为此,从2010年时,学校就着手开展劳动教育。
正值杭州“两会”开幕之际,杭州市政协委员、杭州市时代小学校长唐彩斌经过相关调查后,提交了《关于加强城市学生劳动能力,鼓励工商和服务行业创建学生劳动实践基地的建议》。
新时代的劳动教育该向何处去?怎样的劳动教育方式最能体现劳动的光荣、崇高、伟大、美丽?创造教育如何与劳动教育携手并进?
原创
近日,一场题为“劳动,让生活更美好”的中小学“家班共育”微论坛在上海市傅雷中学举行,多位市级优秀班主任、一线老师、家长和专家,就中小学生的劳动教育展开了热烈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