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探访|延时后的晚托班① 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站在孩子的角度考虑

2019-03-20 13:29:46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刘时玉 见习记者 王蕴玮
  • 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的同学们阅读课外书籍1(顾超摄.JPG
    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的同学们阅读课外书籍 (摄影:顾超)
  • 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的同学们在练习乒乓球(顾超摄.JPG
    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的同学们在练习乒乓球 (摄影:顾超)
  • 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的课后看护日志(王蕴玮.jpg
    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的课后看护日志 (摄影:王蕴玮)
  • 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的同学们和老师一起搭积木(顾超摄.JPG
    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的同学们和老师一起搭积木 (摄影:顾超)

【编者按2月28日,在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下,上海市教委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本市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决定自2019年3月20日起,在提供原有到下午5点课后服务的基础上,对家庭按时接仍有困难的学生,将免费课后服务延时至下午6点。

上海教育新闻网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申城一些学校已经提前试行了晚托服务延时,让我们一起来感受一下。


“终于可以准时打卡了,真的很感谢学校!”

下午五点半,陈妈妈从容地来到单位的刷卡机前打卡后,骑着电动车去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接儿子小逸放学。陈妈妈欣喜地表示,这学期真是太幸福了,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老要请假或者“翘班”了,对自己来说,学校晚托延长的这半小时真是太重要了!

小逸所在的杨浦区教育学院实验小学是一所区新优质项目学校,从2009年起就开始免费提供课后看护服务,帮助确有需求的家庭解决后顾之忧。地处拥挤的居民区中,学校的面积不大,但所有资源都被充分利用,阅览室、音乐教室、实验室、乒乓房、足球场、乐高墙一应俱全。

二年级开始,陈妈妈给小逸报名参加了学校的晚托班,但17:30的看护时间让她有些为难:“我们单位是17:30下班,延长时间之前,我要么就是接孩子的时候迟到,要么就是干脆不打卡提前从单位出来,总是很尴尬。”

新学期,学校通过网络平台通知了所有学生家长,了解家庭真实需求,对原有看护方案进行调整,并开始试行新的看护服务时间。

听到这个消息,陈妈妈真是无比兴奋:“延长到18:00正好都不耽误,我是真的很感谢学校。”

“快乐30分”+“课后看护”,满足家长的不同需求

在杨教实小,课后看护服务主要分为两个时间段。

第一段为15:15至16:00的“快乐30分”活动,全体学生均可参加,学校设有国际跳棋、童话城堡、快乐搭建、我爱沪语、儿童绘画、特色纸艺等近20个项目,由学生自主选课进行兴趣学习。

第二段为16:00至17:30的“课后看护”,家长可以根据需求向班主任报名,学校德育老师在报名后收集报名学生信息并通过跟家长面谈等方式了解具体情况,最终确定参与晚托班的学生名单。这个时间段,同学们集中在两个晚托班中,在老师的看护下完成作业,也可以由老师引导到其他活动教室开展自己感兴趣的活动。

为满足家长的不同需求,这学期课后看护的第二段变成了16:00至18:00,学校允许家长从17:30开始随到随接,从而避免了晚托班同学因时间延长而不能正常回家的情况。

比上学期多了8名学生

新政策试行期间,上海教育新闻网记者在杨教实小看到,16:00前后,非晚托班的学生陆续离校,62名参与晚托班的同学,分成两个班进入固定的教室温习功课、完成作业。每个教室有两位值班护导老师,另有一位护导老师负责整体的巡视、统筹。

这时,护导老师的第一件事就是完成学生的点名、签到。这一天,有几位同学因参加学校的足球和国际跳棋社团活动请假,还有一位同学因家里有事提前被家人接走,这些都被护导老师记录在了签到表和当天的看护日志中。

过了一会儿,几个低年级的同学完成了作业兴冲冲地告诉了老师,其中一位老师就带着完成作业的同学到阅览室借阅他们喜欢的课外读物。三年级的小菲告诉记者,她的爸爸妈妈都是做设计的,自己也很喜欢画画,阅览室里好多绘画相关的书籍都是她的心头所好,“还有其他活动像乒乓球、乐高都是我喜欢的”。

17:30到17:45是家长接孩子最集中的时间,多数晚托班的同学都在这个时间离开了学校,当天只有4个孩子在教室等到18:00。

“试行几周就能看出,确有需求要待到下午六点的孩子数量不算多”,杨教实小的校长姜谊坦言,试行前学校最担心的就是人数突然的增加。

杨教实小共有550名学生,学校开展课后看护服务以来,晚托班人数基本稳定在50个上下。新政试行后,学校也做了预案,如果报名人数陡增,学校的管理和服务就要做新的调整。

“我们一直跟家长保持着很好的沟通,从这学期的报名情况来看,家长对待新政的认识还是很理性的。”姜校长说,这个学期晚托班报名人数增加了8个,但不完全跟延时的政策相关。

是看护服务,更是爱的传递

2009年以前,杨教实小还没有课后看护的服务,但老师们渐渐发现,很多孩子放学后都没人来接。孩子们就在门卫室外面等着家长来,放了学也没有真正离开学校。通常学校放学后只有一个门卫值班,可家长不来接孩子的话,几十个没回家的孩子在门卫室,学校也担心门卫照看不过来、担心孩子的安全问题。

为此,学校以党员活动的形式开始了对课后看护服务的摸索。一批党员教师自愿轮流值班,每天把放学后没有及时回家的学生集中在一个教室进行看护。

很快,这种精神感染了更多老师,很多非党员的老师主动要求加入,学校成立了“实岩教师志愿服务队”,全校教职员工都积极加入了服务队的工作。从2011年开始,学校与“明德公益基金会”合作,招募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的学生志愿者参与看护工作。合作开展后,服务队的工作得到了新的支持,目前,每天的值班护导老师由4名学校老师和两名基金会志愿者组成,保证晚托班的教室至少有两名老师看护。

除了满足学生需求,尽量减轻老师的负担也是学校安排晚托服务重点考虑的因素。“老师也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所以我们每个学期安排值班的时候都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考量。年轻的、党员可以多排几次,中老年教师少排,距离太远的少排,家里有考生或者要照顾老人的就不排。”姜校长告诉记者,虽然全校51位老师都报名参加了服务队,但是本学期就有4位老师因为特殊情况没有被安排值班工作。

学校的孙红梅老师说,自己以前也被这样“照顾”过,现在孩子已经上大二了,“所以多值几次也没关系”。

“站在孩子的角度考虑”

“站在孩子的角度考虑,我们并不提倡孩子留在学校太长时间,因为家庭教育对孩子也很重要,但孩子客观上确有这个需求的,学校和老师一定要承担一份社会责任,去做好这件事。”

“站在孩子的角度考虑”是姜校长介绍晚托服务时最常提到的话,课后看护十年,学校没有向家长收任何费用,也没有给老师额外的补贴或强制老师留下,可是每到学期开始,所有老师还是主动地报名服务队,加入志愿看护服务中。


记者 刘时玉 见习记者 王蕴玮

责任编辑:秦怡玮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报刊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