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打造属于自己的“无限可能性”

2017-09-15 15:19:16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金寒草
  • 张军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任命为“和平艺术家”称号.jpg
    张军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任命为“和平艺术家”称号
  • 张军昆曲《牡丹亭》剧照.jpg
    张军昆曲《牡丹亭》剧照
  • 张军工作照.jpg
    张军工作照
张军:打造属于自己的“无限可能性”

【榜样的力量】系列报道之五

当今社会,各类偶像不断涌现。偶像和榜样是社会主流价值的文化体现,越是多元,越需要价值引领。

“行行出状元”。上海教育新闻网积极寻找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收集人物身上的闪光事迹,让正确的职业观、成才观使学生看得见、摸得着,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接地气”。  

我们记者对话的这些人物,没有光鲜的外表,没有显赫的声名,可他们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追求着职业的极致化,靠着传承和钻研,凭着专注和坚守,缔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支撑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愿榜样的精神力量,示范带动年轻人,逐渐成为新时代的精神坐标。

——编者按

【人物名片】

张军,著名昆曲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素有中国“昆曲王子”之美誉。他专工昆剧小生,是俞振飞大师的再传弟子。曾获中国戏剧表演梅花奖、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主角奖、“联合国促进昆曲艺术发展大奖”、全国昆剧优秀中青年演员展演“十佳演员”等奖项。2011年5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张军“和平艺术家”称号,他成为继中国影星巩俐和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之后第三位获得此项殊荣的华人艺术家。


记者:在戏曲界,师生关系由一种特殊的情感纽带维系起来,口传身授,讲究师承。在您的从艺之路中,有没有一个对您的成长起到“榜样”作用的人?

张军:当然。我的授业恩师当然不用说了,蔡正仁、岳美缇、周志刚都是伟大的戏曲大师。不过从“榜样”的角度上来说,我想提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我的声乐老师——姚士达。

姚老师是一位很有名的声乐老师,他教出了许多很棒的男高音,还让许多老艺术家恢复了嗓音。大概2005年的时候,我开始在姚老师那儿上课,让他指点我的嗓音。

老师的特点是“吃拳头”。他捏起拳头放我嘴里,让我上下牙齿咬住,说“来,1000次”,分三次进行,每次上课咬三千下。

听说姚老师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让学生通过咬合来训练发声,他试过铁的皮的工具,还试过戴手套,但都效果不好,于是每次都“拳头”上阵。听说刚开始的时候,每次学生练习完,姚老师都会“啊”地大吼一声,拳头渗血,经过几百万次的训练,他的拳头已经“坚不可摧”了。

姚老师并不是科班出身,但他用浑身解数研究声乐,让我很感动。


记者:您刚刚提到“与众不同”,作为一个“榜样”,姚老先生向您传递了怎样与众不同的“力量”?

张军:是的,是姚老师让我懂得——人有无限可能性。

在我从艺十年的时候,我的授业老师们都说——“张军学戏还是蛮‘灵’的,很有天赋也很用功”。但实际上我知道,我的嗓子不行,没有掌握一个很好的发声方式。对昆曲艺术来说,要演一个角色的最重要的表现方式就是“唱”。当时我很沮丧,我甚至感到,如果我的嗓音不过关的话,或许我该改行了。

就在那个时候,机缘巧合之下我认识了姚老师。我忐忑地去找他,说:“让我跟您学吧。”我学了两年,但是嗓音仍然没有改善。我想,或许昆曲是要与我无缘了,所以和老师招呼也没打,就不去学习了。

之后我一边在剧团工作,一边继续按照姚老师的方法练声。转机出现在半年后,有一天早上,我在阳台上练功,突然“啊”的一声开窍了。当初学的时候,姚老师说的方法我不理解、无法掌握,但经过长时间的练习,我突然之间醒悟——“原来老师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

第二天,我厚着脸皮去找姚老师:“我还能继续跟着您学吗?”当时姚老师看了我一眼,用他独特的男低音说:“你来吧,但每个星期要加一节课”。之后十年,我再也没有停过课。

后来老师对我说,当他看到我又回去找他时,他知道我明白了声乐对我的意义,也知道我决心继续走昆曲这条路了。

2015年12月我做个人专场时,已经80多岁的姚老师来看我,他说要回去写日记把这一天记录下来。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你今天唱了三个小时,唱到最后一首时,声音也很完美,你已经出师了,我也放心了。”

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从我去找他上课到不去上又回来,从我在团里唱得不行到现在愿意唱、唱得完美,这就意味着,人的可能性是无限的。他说,这也是他曾经走过的路。

姚老师之所以能成为让我念到现在的“榜样”,因为他不仅是教会我某项技能,而是给我一种力量,一个精神家园。我也以此来面对我的人生和舞台,去打造属于自己的无限可能性。


记者:在您的舞台生涯里,您曾获得许多有份量的奖项,对您来说,这些奖项意味着什么?此外,您在201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和平艺术家”称号。您为何致力于传播昆曲艺术,这对您来说有什么意义?

张军:奖项是一份荣誉,也是个人成长的足迹。我曾获得过中国戏剧表演梅花奖、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主角奖等奖项,和荷兰皇家歌剧院合作的《马可·波罗》曾获得2010年美国格莱美奖提名。

作为一名昆剧演员,传承和传播是责无旁贷的。传播昆曲艺术不仅是我们的使命,同时也是我们的荣耀。荣誉代表着过去,现在我更希望,尽自己所能,将昆曲这一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发扬光大,让大家知道它的美好。

“昆剧走近青年”互动演出和“我是小生”互动讲座是我从1998年就开始做的事,当时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最低谷,去戏院看戏的人越来越少。在磕磕绊绊中,我们坚持了下来,到现在已经在国内外的大学、中学办了300多场。在与国内青少年的交往中,我发现许多孩子在初接触昆曲时还不熟悉,但念白时很有感觉。这种语言的力量或许是埋在我们血脉里的根。

联合国科教文的称号对我是一种鞭策,一方面鼓励我努力提高昆曲表演艺术造诣,另一方面激励着我继续为推动昆曲的传播作出积极努力。

现在,我还在努力尝试让昆曲与其他艺术合作,包括话剧、流行音乐、古典音乐、爵士乐,甚至日本歌舞伎等等。我想让昆曲抓住年轻人的心,想为昆曲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创造可能性。


记者:您长年在高校普及、推广昆曲艺术,让许多年轻人认识了你、认识了昆曲。现在您已经成为了年轻人的“榜样”,您对他们的职业选择有什么样的建议吗?

张军:在第一学期第一节课,我让学生唱《长刀大弓》,一个学生唱完我对他说的第一句是“你唱得太差了”,第二句就是“比张老师当年好太多了”。我想用自身经历告诉他们“人有无限可能”这个道理。

在我三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引领我前行的是两个字——坚持。作为一个职业昆剧演员,我们差不多用十年的时间训练身体机能,再用二三十年的时间来训练对昆曲这一伟大艺术的理解。

此外,选择职业的时候,兴趣也很重要。坦白说,我在小学六年级时因为家里坚持让我考了上海戏校,我一直觉得这个行业不是我最喜欢的。

但是很幸运的是,昆剧艺术之后几十年里“改造”了我,让我深深地爱上了它。有兴趣了之后就会去钻研,从中获得更多的乐趣。兴趣是走向未来最重要的力量,当职业成为我的兴趣时,在和青年朋友分享的这二十年里,我致力于把昆曲的魅力带给他们,感染他们。

如今这个时代带给我们太多的变化和机遇,除了向过去学习之外,还要向时代学习。祝愿每位青少年都能在这个时代找到适合自己的舞台,珍惜这个时代给予我们的可能性,让我们带着中国的文化,带着对未来的目标,做得更好。

上海教育新闻网记者 金寒草




责任编辑:颜惠芳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