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俊:人生需要不断学习、不断挑战

2017-09-14 14:53:11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宋硕
  • 蔡俊与交大学子畅谈大飞机梦想.jpg
    蔡俊与交大学子畅谈大飞机梦想
  • 蔡俊在2017“中国好作业”颁奖典礼上发言.jpg
    蔡俊在2017“中国好作业”颁奖典礼上发言
  • 蔡俊工作照.jpg
    蔡俊工作照
蔡俊:人生需要不断学习、不断挑战

【榜样的力量】系列报道之四

当今社会,各类偶像不断涌现。偶像和榜样是社会主流价值的文化体现,越是多元,越需要价值引领。

“行行出状元”。上海教育新闻网积极寻找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收集人物身上的闪光事迹,让正确的职业观、成才观使学生看得见、摸得着,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接地气”。  

我们记者对话的这些人物,没有光鲜的外表,没有显赫的声名,可他们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追求着职业的极致化,靠着传承和钻研,凭着专注和坚守,缔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支撑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愿榜样的精神力量,示范带动年轻人,逐渐成为新时代的精神坐标。

——编者按


【人物名片】

蔡俊,C919飞机首飞组机长、中国商飞公司民用飞机试飞中心试飞员、二中队中队长。毕业于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美国国家试飞员学校。1997年开始飞行生涯,现总飞行时间为10300小时。曾在东方航空做了11年的飞行员,于2011年加入中国商飞,担任试飞员。曾获“大飞机功勋奖”、上海市劳动奖章、中“2017感动上海年度人物”。


记者:在您成长的过程中,有崇拜的榜样或偶像吗?您认为他们最重要的作用是什么?

蔡俊:说实话,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没有印象深刻的偶像,也没有偶像对我产生过特别的影响。不过,在学习飞行后,我知道并了解了一位飞行历史上的重要人物:美国飞行员,查尔斯·林德伯格,他是进行单人不着陆的跨大西洋飞行的第一人。他是许多飞行员的偶像。

1927年5月21日晚,经过33.5小时的飞行,查尔斯·林德伯格驾驶“路易斯精神”号从美国纽约飞到法国巴黎,降落在勒布尔歇机场跑道上,成为世界首位完成单人不间断跨大西洋飞行的人。现场有约10万人迎接他的到来,机场工作人员第一个冲上飞机欢呼,“这次终于完成了”!林德伯格则有些轻描淡写地说道:“嗯,我做到了。”

在跨越大陆的飞行中,除了大西洋令人心惊胆战的浓雾之外,林德伯格最大的挑战是如何维持清醒。从飞行前的准备到33.5小时的长途飞行,林德伯格共计有55小时没有睡觉。为了保持清醒,他甚至低空掠过海面,用激起来的冰冷海水扑打自己。林德伯格甚至说有幻影和他对话,并激励他坚持完成飞行旅程。

偶像是被崇拜的人,从偶像的身上,我们可以获取许多力量。想着林德伯格努力追逐梦想的身影,我深受感染,觉得自己也应该为梦想而奋斗。

如果年轻朋友找到自己的梦想,就应该诉诸行动去努力实现它。即便没能实现,尝试过也不会遗憾。如果能够成功地实现梦想,你或许也能成为别人的偶像。


记者:今年5月5日,中国自主研制的干线大飞机C919以一种近乎完美的状态惊艳首飞,翻开了中国民用航空事业史册的崭新一页。您和其他首飞机组成员,不可避免地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请问您最早是如何开始从事这份工作的?

蔡俊:我从21岁就开始蓝天之旅,在民航公司做飞行员、机长。2011年,商飞公司组建试飞团队,我加盟商飞,成为一名试飞员。作为首批批试飞员中的一员,我被送往美国国家试飞员学校,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培训深造,并成为试飞中队长。

从飞行员到试飞员,是我人生的一个巨大转变。在试飞中,很多试验点都是高风险,大部分的试验点,民航飞机都不会去尝试。从民航转到试飞,更具挑战性,也更有成就感。起初,我的想法是试试看,但等到学习之后,我对自己有了信心,并希望能在这个领域,一直往前走。

实际上,学试飞相当艰苦。无论从理论还是飞行技术来讲,和之前的民航飞行都不一样。国外好多试飞员,不少原来在大学读的硕士、博士,都是在研究发动机、空气动力学、飞机设计,他们有非常强大的知识背景,然后他们转行做飞行员。而我们走的路正好跟人家相反,我们是先当飞行员,再去学习这些理论知识,这势必要补上许多功课。

学习培训,用两个字概括就是“忙”和“累”。一大堆英文专业词汇弄得我晕头转向,还要把物理、数学都“捡”起来。每天8小时上完课,回来先睡上2小时,然后再窝在宿舍上网查资料、“啃”书本,经常复习到凌晨一两点。

那一年的学习,帮助我重新养成了学习习惯,直到现在,我每天都会看看书,有时间就回母校学习英语。

所以,试飞员不是这么好当的,除了飞行技巧、心理素质,还要一直保持学习状态。


记者:试飞员的日常工作是什么?您能对自己所从事的行业做一个简单的介绍吗?您觉得这个行业的前景大吗?

蔡俊:飞行员驾驶的是设计成熟、操作规范明确的飞机,而试飞员驾驶的是尚未定型、需要对各种极限条件下的飞行数据进行全面验证的飞机。试飞员的任务是不断挑战飞机性能极限,寻找一款新型飞机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最残酷的代价甚至是付出生命。

就国产大飞机C919而言,试飞员不仅要在蓝天翱翔,还要参与C919国产大飞机的研制。试飞员的参与可以有助于发现问题、节约时间、节省费用和解决问题。此外,试飞员还需要参与驾驶舱评估和手册的编写。

当时的C919首飞机组,除了机长我之外,还有副驾驶吴鑫、观察员钱进、试飞工程师马菲和张大伟。我作为机长,主要负责整体操纵;吴鑫负责配合、监控、通讯;钱进负责整个安全监控,他在观察员座位,能看到的东西比较多,包括外界可能存在的飞机、鸟,都需要他进行观察;另外两位试飞工程师,相当于电影导演角色,主要进行试飞科目的编排,会告诉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怎么做,由他来掌握节奏。

如今,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飞行员都属于稀缺资源,试飞员更是凤毛麟角。欧美100多年前,已经开始尝试。而对中国来说,试飞领域刚刚起步,比较薄弱。现在我们试飞所学所用的一套理论,大部分是外国人总结出的经验、方式、方法。尤其是在学习过程中,我深切体会到,这个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有很多空间值得我们去探索。

我期待着我们的国产大飞机早日走上市场。


记者:您从事这个工作是否会感觉压力大呢?可能会遇到哪些困难?其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蔡俊:首飞是一个荣誉,大家都为首飞机长这个名额争得非常激烈,我们一共有14名试飞员,6名是来自中国商飞试飞中心的,还有8名是来自中航工业下面的试飞研究院的。选拔首飞机长的名额,最主要的就是考核理论水平和实操能力。当评估都做完之后,并没有直接揭晓结果,而是把专家意见以及专家推荐的首飞机长材料都打包封存起来。

所以,当我得知自己被选为首飞机长,真的非常高兴,但我也立即意识到,在我肩上,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责任。

在试飞准备过程中,最困难的是,我们进度一直往后拖,因为各种调参,需要经过很长时间。前期大家还是信心满满的,拖着拖着信心可能就慢慢降低了,士气多少也有点受影响。

记得我们进行首次刹车试验(滑行预试验)时,滑的距离其实不太长,但短短的一段距离却遇到了不少的阻力。一开始,从踩第一脚刹车的时候,我就感到这个刹车系统有些不妥,刹车压力太高了。随后,我们又进行了一节、两节、三节、五节等速度的分别测试,得出结论,这个刹车系统确实存在比较大的问题。

考虑到飞机的安全,经过商量,我们提出终止试验。当时,很多人对这个结果都很失望,因为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试验。这么简单的试验,都出现问题,不免让人有些沮丧。

下飞机后,我们马上和设计人员进行交流,把当时的现象讲给他们听。他们根据测试改装系统记录的数据,进行分析,终于找到了刹车系统调参的问题。

经过跟供应商沟通,我们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最终调整好这个参数。此后,我们又进行了第二次滑行预试验。这次的滑行预试验,非常成功,滑到了三十节速,相当于开车55公里每小时的样子,为后面低中高滑树立了信心。随后,我们比较顺利地进行了一个低滑、中滑、高滑,四月底完成了所有的滑行试验,决定了首飞时间。

在整个过程中,细心、耐心、信心缺一不可。飞行是一个技术活,飞得好的人却很少,好不好的关键还是在于多动脑,所以人生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不断挑战的过程。

上海教育新闻网记者 宋硕





责任编辑:颜惠芳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