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希贤:“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我的人生信条

2017-09-11 09:40:40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颜惠芳
  •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罗希贤热心参加文化讲座,传播中华传统文化.JPG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罗希贤热心参加文化讲座,传播中华传统文化。
  • 罗希贤作品“石库门风俗画”之上海早餐四大金刚.jpg
    罗希贤作品“石库门风俗画”之上海早餐四大金刚。
  • 罗希贤读书照
    罗希贤读书照。
  • 《上海日报》对罗希贤的报道.JPG
    《上海日报》对罗希贤的报道。
罗希贤:“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我的人生信条

【榜样的力量】系列报道之一

当今社会,各类偶像不断涌现。偶像和榜样是社会主流价值的文化体现,越是多元,越需要价值引领。

“行行出状元”。上海教育新闻网积极寻找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收集人物身上的闪光事迹,让正确的职业观、成才观使学生看得见、摸得着,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接地气”。  

我们记者对话的这些人物,没有光鲜的外表,没有显赫的声名,可他们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追求着职业的极致化,靠着传承和钻研,凭着专注和坚守,缔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支撑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愿榜样的精神力量,示范带动年轻人,逐渐成为新时代的精神坐标。

——编者按

【人物名片】

罗希贤,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艺委会委员,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连环画项目传承人。创作出版连环画一百六十余部,发表插图逾千幅。代表作品有《火种》、《难忘的战斗》、《特殊的战场》、《蔡锷》、《李自成》等。2010年,应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文化处之约,创作《兵马俑》,成为第一部由文化部作为支持单位在海外首发的连环画。《兵马俑》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被选荣登“神舟”十号,成为第一部遨游太空的中国连环画。


记者:您从14岁开始正式学画至今已57年,在这漫长的绘画生涯中,您有崇拜的偶像或者榜样吗?这些榜样,对您的成长有什么影响?

罗希贤:活到老,学到老,我有许许多多敬佩和心仪的前辈大师,但真正被称为“偶像”的,就只有四位——鲁迅、贺友直、台湾的高阳和美国的洛克威尔。

鲁迅是我的精神导师,一套《鲁迅全集》通读多遍,要问体会就两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2001年我创作出版了连环画《鲁迅画传》,这是我向偶像献上的一炷心香。直到去年《鲁迅全集》在国内外还在重版,看到读者的踊跃,我感到非常欣慰。

贺友直是名誉天下的连环画大师,我称他是“一脉文承无擂手,百年独步有吾公”,他是一两百年都难出一个的天才,他的天赋和狡黠,他的积累和化境,后人是望尘莫及的。我自认是学贺友直最好的一个,最得益匪浅的有两点,一是“热爱生活”,二是“崇尚劳动”。这两点是我从事风俗画创作的指路明灯。我写过“冷眼看世界,热心画凡尘”的联句,上联是学鲁迅,下联是学贺友直。

台湾作家高阳是我第三个偶像,高阳是中国著名的历史小说作者许晏骈的笔名,他精通历史掌故,熟娴世道人情,一支笔行云流水,真正的娓娓道来。我崇拜高阳的历史小说,也将他那种旁征博引、说东道西学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中。如果有机会去台湾,我一定携酒执花到许公坟前一拜。

洛克威尔是美国著名的风俗画家,他从16岁画到82岁,被《纽约时报》誉为“本世纪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他这支笔,在滚滚红尘中飞扬记录了二十世纪美国社会从上到下的发展和变迁。站在他的画前,不需要翻译,不需要诠释,你对美国社会就有很深刻的认识。我一直梦想我的风俗画和洛克威尔一样,后代人站在我的画前就能感受到什么是石库门,什么是江南水乡。


记者:作为一位专业画家,您至今已创作出版连环画一百六十余部,发表插图逾千幅。虽然年逾古稀,但您的创作激情丝毫不减,每年都有不少新作问世。是什么让您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旺盛的创作激情?

罗希贤:从小父母给我的教育是“诚字为本,勤字当先”,我以此为训,一生勤劳。

年轻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下的指标是每天画50幅速写,一本在手,看到什么画什么,很多绘画技巧如人体结构、动作解剖、场景透视、人物关系,就在这经年累月的训练中熟能生巧,圆融自通,从哲学上说,是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

所以,在我近七十岁时开始创作“石库门风俗画”这个系列时,石库门生活的各种角度和人物都在脑子里已经演活了,再通过我的笔留到了纸上,已经不用再每一张都去实地考察。通过长年的速写,很多人物风景已经流淌在我的血液里。

这个过程,当然很苦,但这样苦过,才能苦尽甘来,乐在其中。我认为,社会不管如何发展,人生机遇不管如何不可思议,但仍要“勤”字当先,学到的本事是自己的,“懒”字总难和成功和财富相连的。


记者:您的工作是专业从事风俗画、连环画、中国画创作,同时您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会到各处做一些文化讲座。您认为,您身上有什么样的品质、性格或能力,对成就这份事业来讲是很关键的?

罗希贤:“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古训,也是我人生的信条。我是个专业画家,每年总要外出写生,收集创作资料。每年暑日总是蛰伏度夏,挥扇苦读,到了秋天,就打点行装,背上画夹出门采风,故而有“夏读百卷,秋行万里”之说。

连环画故事,涉及面非常广,古今中外、工农士商,画家什么都不能画错,所以要勤采访勤写生。我有一部作品《北行记》,曾在《新民晚报》上连载,就是记录了我为画《李自成》到北方去采访写生的故事,里面有各种亲身经历有趣的事,希望有机会可以在“上海教育新闻网”上刊登,与同学们一起分享这段故事。

此外,画连环画需要有广博的社会知识,今天你要画大西北某个村落,你就要知道那里的生产劳动、民俗风情。明天你要画海南岛某个少数民族的历史故事,你就要考证和学习那个民族的发展历程和生活特点。后天你要画上海两次淞沪抗战,你又要熟知当年的军事地理知识。

职业的特点,使我养成了一种“博学、杂学、检学”的习惯。所谓博学就是什么都要懂一点,不必专,但要博。所谓杂学,就是天文地理,三教九流,学得越杂,才能厚积薄发。所谓检学,就是时常做点冷门文章,捡到的不要漏掉,放在口袋里总有用得上的一天。

在人美创作室工作的时候,我就努力学习做这样一位“杂家”,所以才能在同事们都已转行国画创作的时候,还能保持每年都有新的连环画作品产出,而且涉及社会的各个行业各个方面。

现在,有了传承人的责任在身,我在不断体验社会的新发展的同时,忘却了自己的年龄,让自己观察学习的能力一直保持下去,并且乐在其中。现在很多学画的同学,有绘画的技巧了,但缺乏创作能力,他们的知识积累,就是身边发生的事,这是不行的。


记者:您有自己的梦想吗?您对现在爱好美术的年轻人,有什么样的建议和期待?

罗希贤:我很珍惜“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这个身份,年逾古稀,奔波于文化讲座及社会活动中,确实有点累。但连环画是中国国宝,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敦煌壁画到明清插图本一路传承至今,为传播文化,普及知识,推动教育功不可没。从习近平同志提倡同学们看连环画到中央“把连环画打造成中国特色文化品牌”的号召,里面有很多的期许、引导和规划。

我也为实现这个梦想奋斗多年,但我深知,振兴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是件很难的事,需要理智,需要毅力,也需要耐得住寂寞和失败。有时候,就必须像鲁迅一样,“寂寞新文苑,寂寞旧战场。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

现在的同学们喜欢崇拜偶像,这很正常。偶像不仅仅是学习的榜样,还有一种精神上的认同,灵魂深处的陶醉。真正能称上“偶像”是不多的,而且会随着同学们身心不断成熟而有所变化。

同学们喜欢卡通动漫,我也喜欢,并期望中国文坛上会创出一路传统连环画与时尚动漫相媒援和交融的新东西出来。我希望有志于此的同学关注和投身这个事业,只要有一批人坚持把这件事做下去,一个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灵魂、融合时尚动漫特色、丰富多彩不拘一格形式、反映社会热点紧扣时代脉搏的全新的“中国故事图画”会脱颖而出。

我希望与喜爱美术、喜爱“故事图画”的同学们继续交流,也希望和大家一起来做有意义的事。

上海教育新闻网记者 颜惠芳



责任编辑:颜惠芳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