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青少年缘何频现“诗词达人”?

2017-02-09 10:46:32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洪卫林
  • 1.上海青少年踊跃参与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上海赛区面试选拔活动。(摄影:姜冠成)1.jpg
    上海青少年踊跃参与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上海赛区面试选拔活动。 (摄影:姜冠成)
  • 各部门联合举办的“上海市大中小学生中华优秀文化主题月系列活动”深受学生和家长喜爱。图为学生积极参与上海市车墩学校丝网版画展示体验活动。 (摄影:顾超).JPG
    各部门联合举办的“上海市大中小学生中华优秀文化主题月系列活动”深受学生和家长喜爱。图为学生积极参与上海市车墩学校丝网版画展示体验活动。 (摄影:顾超)
  • 上海积极开展“中华诵·经典诵读行动“骨干教师培训,通过骨干教师的经验辐射,带动更多师生将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化作行动自觉。(摄影:姜冠成).jpg
    上海积极开展“中华诵·经典诵读行动“骨干教师培训,通过骨干教师的经验辐射,带动更多师生将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化作行动自觉。 (摄影:姜冠成)
  • 上海深入开展传统体育项目进校园活动。图为浦东新区观澜小学学生的武术操表演。.JPG
    上海深入开展传统体育项目进校园活动。图为浦东新区观澜小学学生的武术操表演。
  • 上海推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系列教材,让学生们喜闻乐见。图为上海长宁区适存小学一年级学生在认真诵读。(摄影:李立基).jpg
    上海推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系列教材,让学生们喜闻乐见。图为上海长宁区适存小学一年级学生在认真诵读。 (摄影:李立基)
  • 上海深入开展传统体育项目进校园活动。图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学生表演中国传统射礼。.JPG
    上海深入开展传统体育项目进校园活动。图为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学生表演中国传统射礼。
  • “我爱中华诗词美”等活动通过线上线下互动,通过新华社、上海教育电视台、易班等媒体的传播,为青少年打造诗意人生。(摄影:庞飞).jpg
    “我爱中华诗词美”等活动通过线上线下互动,通过新华社、上海教育电视台、易班等媒体的传播,为青少年打造诗意人生。 (摄影:庞飞)

《中国诗词大会》受热捧引发教育思考(上)

2月7日晚,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决出冠军得主。复旦附中高一女生武亦姝一路过关斩将,夺得冠军。人们记忆犹新的是,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的比拼中,夺冠的大三女生殷怡航同样是上海学生,来自华东政法大学。

在本季节目的“百人团”中,上海共有10人入围,其中9人为学生,既有大学生,也有小学生和中学生,最小的才8岁。

上海青少年缘何频现“诗词达人”?现象背后有何深意?

好风景:“诗词达人”出少年

今年寒假,上海闵行区文来中学给学生们留了一份特别的寒假作业——观看《中国诗词大会》,因为在校方看来,这档优质节目,是学生们“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的文化盛宴。

电视机前的学生们看得有滋有味,演播室内上海学子们的表现令人欣喜。

复旦附中高一学生武亦姝,在《中国诗词大会》决赛第一环节角逐中,答对所有9道题,以317分的佳绩,再次刷新此前由自己创下的最高分纪录,惊艳全场,并最终荣膺冠军;

上海闵行区文来中学的初一女生侯尤雯,在《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场“百人团”比赛中,以119秒答对27题的优异战绩,成为从“百人团”晋级“挑战赛”年龄最小的选手。

“后生可畏”的远不止这两位“00后”。上海杨浦区杭州路第一小学的张人匀、上海浦东新区上南实验小学的冯子一、上海中学的姜闻页以及来自复旦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商学院等高校的多位上海学生均经过层层选拔成功入围,在强手如林的《中国诗词大会》“百人团”中占比接近10%。

无独有偶。在2014年上海市民文化节活动“中华传统经典诵读大赛”中,进入决赛的选手中70%为29岁以下的青少年,当时年仅8岁的杭州路第一小学学生张人匀作为大赛最年轻的选手,一举夺得亚军。最近,他又成功入围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百人团”。

在2016年上海市民文化节活动“中华古诗词大赛”中,浦东新区航头经纬幼儿园的6岁小朋友李泊廷凭借韵味十足的诵读,成为百强中年纪最小的选手。多位评委专家感言,青少年对于经典诗词的熟悉程度和认知水平令人惊讶和赞叹。

不功利:自然而然爱上古诗词

当外人感慨于孩子们优异“战绩”的时候,学生本人和其家长更在意参与过程,而并非结果。谈及为何热衷于参加此类“并不时髦”的活动时,他们说的最多的是:“因为喜欢。”

“一战成名”后,武亦姝婉拒了很多媒体的采访。她说,自己是一个安静的人,喜欢古诗词胜过其他娱乐活动。“对于比赛结果我无所谓,只要古诗词能给我带来快乐。”

杨浦区杭州路第一小学的学生张人匀今年5年级,曾在多项古诗词和经典诵读活动中获殊荣,2015年,他还代表上海参加了“全国青春国学荟国学达人挑战赛”,荣获小学组一等奖。

外公说,张人匀不到2岁时,他就教孩子念唐诗。读读背背,不用专门教拼音,张人匀在学读古诗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就认识了很多字。“只要他会背一首诗了,家人就会夸奖他,他就高兴得拿着诗歌卡片到处跑,反复背诵给家里每一个大人听。渐渐地,孩子就养成了爱读古诗词的习惯。”

日积月累,张人匀如今已有800多首古诗词的储备量。

在他外公看来,儿童时代是孩子识记古诗文最轻松愉快、也是效率最高的年龄段。“让张人匀学习古诗词不是为了应付考试,而是为了激发他的学习兴趣,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融入血脉,让孩子从诵读经典中学会做人做事。”

在浦东新区航头经纬幼儿园就读的李泊廷今年6岁,曾在2016年上海市民文化节活动“中华古诗词大赛”中入围百强。母亲说,只要有空,她就会教孩子背古诗词、读《三字经》、《弟子规》等经典,幼儿园也经常结合端午节、中秋节等传统节日,举办古诗词联唱、童谣比赛等活动,让孩子“走进经典”,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

“也许孩子起初不完全理解这些国学经典的内涵,但我相信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这些经典是永恒的文化财富,传递着智慧和情感,能让孩子‘在浮躁的社会里静下心来走路’。”李泊廷的母亲这样认为。

重长效:学校教育是主阵地

一批上海青少年成为“诗词达人”,成为引人关注的社会现象,对此,诸多受访者认为,除了家庭因素以外,学校教育功不可没,这也是上海构建和完善长效机制,不断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并取得积极成效的生动缩影。

早在2005年3月,上海教育部门就颁布了《上海市学生民族精神教育指导纲要》和《上海市中小学生生命教育指导纲要》(简称“两纲”)。

“要把广大学生培养成具有世界眼光、开放意识,能够传承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富有民族自信心和爱国主义精神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上海市学生民族精神教育指导纲要》中的这段话,成为学校不懈努力的育人目标。

在“两纲”指引下,上海教育系统近年来积极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六进”机制(“进教材、进课堂、进课外、进网络、进队伍建设、进评价体系”),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学校教育过程,并对大中小德育一体化的体系构建作了深入研究和探索。

2014年,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市教委又制定了关于“建立完善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长效机制”和“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长效机制”两个实施意见,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落细、落小、落实”提供有力保障。

在上海,不仅是语文课,历史课、体育课、音乐课、德育课等各类课程,都能找到传统文化的有机渗透。上海还历时2年时间,精心编写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系列教材,用学生喜闻乐见的诵读形式加强传统文化教育和熏陶,受到热捧。

语言文字是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上海市语委、市教委着力加强对学校经典诵读教学的指导,在语文教育中,强化诵读、书写、讲解的要求,并指导各区将书写经典纳入规范汉字书写的重要内容。

如今,诵读经典、书写经典,在上海校园蔚然成风。

长宁区颁布实施了“中华经典诵读”课程指导意见,对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不同学段提出明确要求,将经典诵读融入教育教学全过程。譬如,在长宁区适存小学,每周设置固定的“经典诵读”课。学校还利用2分钟预备铃时间,开展“课前一吟”活动,课堂里天天都有朗朗诵读声。

2010年以来,杨浦区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汉字节”,参与者不仅有大中小学生、教师,还有企业职工和社区居民,仅2016年的“汉字节”,参与人数近3万人次。如今,“汉字节”已成为“传承中华文化 展现汉字魅力”的闪亮名片。

嘉定区不仅编写了拓展型课程区本教材《经典诗文诵读》,而且将“吟唱”古诗词的教学方式引入中小学课堂,通过读、吟、唱、舞、画等多样形式,让学生感受古诗词的意境和韵味。

在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吕志峰看来,纳入课程体系、搭建活动平台、培育骨干教师,是上海传统文化教育的“三大亮点”。

除鼓励师生积极参与央视《中国诗词大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等活动外,上海教育部门还举全社会之力,精心打造市民诗歌节、“我爱汉字美”、“我爱中华诗词美”、“中学生古诗文阅读大赛”、“小学生古诗文大会”等诸多创新活动,参与总人次超过百万……

据上海市教委语管处处长凌晓凤介绍,上海培养了一批“中华经典诵读”骨干教师和“中小学阅读指导骨干教师”,并将开展中华经典诵读行动的要求纳入上海市语言文字规范化示范校的评价体系。如今,上海已有300余所市级语言文化规范示范校,成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主力军”。

文/《东方教育时报》记者 洪卫林

《中国诗词大会》受热捧引发教育思考(下):

“诗词小达人”成“网红”带来哪些启示?

责任编辑:颜惠芳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