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民选:发达国家关注中国公立学校“办学经”

2013-11-07 09:42:30    来源:文汇报    作者:姜澎

■中国教育的秘密不在于办好几所精英学校,而在于办好所有公立学校,让所有学生都享有优质的教育,教育整体质量“水涨船高”才是中国教育发展的秘密所在

■上海教育发展还有个秘密就是师资质量的提升,不仅形成教师的学习共同体,还让每个教师都能够得到发展。中国教育发展至今,有了很大进步但也不应过于乐观,只有更多的精英加入教师队伍,教育的质量才能提升

“中国教育的秘密不在于办好几所精英学校,而在于办好所有的公立学校,让所有的学生都能够享有优质的教育。教育整体质量‘水涨船高’才是中国教育发展的秘密之所在,也是上海学校参加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取得好成绩的秘密。”上海师范大学校长张民选教授近日为覆盖全球众多国家的教育非营利联盟“TeachFor All”做了一场主题为“上海基础教育成功经验”的专题分享讨论会,并且接受了CNN电视台的采访,向全球推广上海的教育经验。

“国内教育界总在与发达国家比较,希望能够吸取他们的经验,其实,发达国家也在关注中国的教育,希望得到我们的经验。”张民选说。此前,他与三次普利策新闻奖得主、《世界是平的》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交流,并且推荐他去上海三所小学——蔷薇小学、上海实验小学、长宁区适存小学考察。托马斯·弗里德曼随后在纽约时报中文网首页刊登了专栏文章:《上海的小学办得好》。

重视公立学校发展提升教育质量

“不久前在美国的一次与教育相关的学术会议上,美国教育部长邓肯问我:‘上海的教育如何能够办好?’我的回答是把每一所公立学校都办好。”张民选告诉记者。他认为,如果每一所公立学校都是好学校,那么整个教育的质量才能提升。

“当时我对他说,如果一个国家所有的精英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私立学校,那么整个教育质量怎么可能提高?就像我们现在都很难想象,像上海中学这样的学校会是私立学校。”张民选说,在很多发达国家,好的公立学校数量少于好的私立学校,“我在参加学术交流的时候,常常听到一些发达国家的同行抱怨,好学校都是相似的,不好的学校各有各的不好。对于中国的教育来说,就是让好学校各有各的特色,让不够好的学校都能够提升质量。”

此次,张民选推荐托马斯·弗里德曼去参观的三所学校各有特色。蔷薇小学原先的基础比较薄弱,至今还是镇政府托管的小学。他介绍,“凡是去过那所小学的人都能发现,虽然这是一所民工子女占大多数的学校,但是现在已经进入快速信息化的提升阶段,用上了先进的电子书包,学校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用于提升教学质量。”上海实验小学的特点在于托管了6所学校,“上海实验学校办学实验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带好委托管理的学校,其中还有一所农民工子女学校。”张民选说:“市属学校带好薄弱学校,可以提升办学质量。”而适存小学则历史悠久,近年来外来人口导入该地区使得学校在摸索办学特色方面有了不少心得。这三所学校代表了上海公立学校的不同方面。

师资质量是教育质量的根本

“其实,上海教育发展还有一个秘密就是师资质量的提升,不仅形成教师的学习共同体,还有一点就是让每个教师都能够得到发展。”每次在不同的国际研讨会上,张民选谈及上海对教师在职培训的重视,都会让外国同行们吃惊。

张民选告诉记者,在很多国家,教师都是专业化的岗位,因此上岗以后学校很少再有继续培训。但是上海的中小学都有教研组和年级组,教研组就是一个学习共同体,让老教师把自己的教学经验传授给年轻教师,教研组以一个学科为讨论对象,年级组则根据同一年级的不同学科进行研究。

“因为教师这个职业的特殊在于,没有一个老师可以把孩子从小学到大学的课全部包揽下来,也没有一个学校能够包揽这个任务。因此教师彼此之间的沟通,以及同一个年级不同学科之间的沟通,显得尤其重要。”张民选说。

而且,各类师资培训中心还为教师提供在职培训,从教师见习期开始就为每位教师提供不断提升的机会。张民选自己的经历代表了一个教师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从小学教到大学,从贫困的乡村教到城市,在英美等发达国家任过教,也到过柬埔寨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任教。

“即便是蔷薇小学这样优质师资紧缺的学校,对教师的发展也非常重视。”张民选说。不久前,他就受蔷薇小学校长的委托替该校一位优秀青年教师写了去香港大学深造的推荐信。“校长跟我说,他去了也许会回来,也许不会回来了,但是学校为每个学生的发展着想,也为每位教师的发展着想,这样才可能提升教育质量,才可能有学校的发展。”

PISA成绩不能反映中国教育全貌

国外的同行总是喜欢问他:为什么上海的PISA成绩那么高?“我总是跟他们说,上海并不代表中国的整体水平,而PISA测试中的阅读、数学和科学也不代表上海基础教育的全部,只是基础教育的一部分。”

“中国的教育发展至今,有了很大的进步。我们现在已经做到把上海教育的‘底部托高’,由此在PISA测试中的最低成绩也比较高,但不应该过于乐观,因为我们的教育还有很多的难题。”张民选说。

在张民选看来,未来30年,上海教育仍然面临发展的难题。“比如,我们现在仍然存在‘钱学森之问’,全国仍然存在教育不均衡问题,基础教育仍然存在个性化程度比较低的问题,而且学生课外活动仍然不够丰富,创造力仍需提升。”

张民选说,上海的师资质量还有提升的空间。他认为,今后所有的教师都应该就读教育硕士,提升自身的教育能力;师资来源应该更多元,不仅要进一步提升师范生的质量,还要吸引更多综合性大学的优秀学生加入教师队伍,“只有更多的精英加入教师队伍,教育的质量才能得以提升。”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