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浦区“创智”课堂,让孩子变聪明

2013-02-19 09:57:55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傅贤伟 李爱铭

“创智”课堂,让孩子变聪明

——来自上海市基础教育创新试验区的报告﹙上﹚

“为什么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总是充满了好奇心、创造力和对世界的兴趣,而且总是不停地追问‘为什么’。但到了18岁却变得消极、缺乏批判精神甚至厌学呢?”

30年前,美国学者李普曼对基础教育的追问,至今不少中国家长仍有同感——孩子一上小学就每天正襟危坐,听课、做题、抄写……活泼好思的天性被掩盖、求知好学的兴趣被压抑,成为“小书呆子”。

如何把学生的创新潜能激发出来?如何使我们的教育理念与现实需求同步?三年前,杨浦区被确立为上海唯一一个“基础教育创新试验区”。三年过去了,杨浦基础教育有了哪些变化,又给人怎样的启示?

课堂激活“聪明豆”

杨浦区六一小学,三年级(2)班的课堂。

上课铃响之后,老师没上讲台,而是分发“嗟来之食”这一成语故事的素材。学生读完后,老师既不讲课、也不提问,而是反过来要求学生提出各自疑问。

30多个学生,每个人的问题都各不相同:“为什么会发生饥荒?”“为什么饿汉那么穷,财主却有钱有食物?”“饿汉为什么情愿饿死也不吃财主给他的食物?”老师提议选一个主题进行集中讨论。

“为什么饿汉情愿饿死也不吃财主给他的食物”高票当选,话题引申为“生命和尊严哪个更重要”的哲学思考。有学生提出 “生命比尊严更重要”,因为没有生命就什么都没有了;有学生觉得 “尊严比生命更重要”,因为没有尊严人家会看不起你;还有的学生说,两者同样重要,“就像一个人的手心和手背”。

课堂是教改最顽固的堡垒:教室门一关,老师就是老大,“我讲你听”灌输知识、死读书的传统很难撼动——这,是很多教育权威人士的共识。但从育人功能来说,课堂又是育人的主阵地。杨浦区教育局局长邵志勇提出,教育改革创新,首先要在课堂上善于创生智慧,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让学生最大程度受益。

课堂在变——六一小学历时多年打造的“儿童哲学”课堂,把传授变成了师生教学相长,小小“聪明豆”爆发出“哲学家”的能量。“老师讲得多、学生思考得少,过度填塞影响学生智能”——鞍山实验中学教学改革,以学生为“圆心”,老师课堂“留白”,拓展思考空间。丝绸之路的地理位置、历史沿革、外交作用等,原本散落在历史、地理和政治课中,辽阳中学3门课老师联合上课,课堂上知识不断“串联”,兴奋的孩子们两眼放光。

目前,杨浦把原创的“创智课堂”,细化成十几条标准,强调学生主动思考、能动发展。这既成为新一轮创新试验中衡量各校办学质量的新标尺,又成为指导学校推进课堂改革的新工具。


拓展创智“新天地”

高中生走进中职校学习?

复旦实验中学高一(3)班的小唐,第一次走进上海科技管理学校的制冷实训中心时,有点怀疑、有点新奇:“制冷?听上去很冷门,原来家里的冰箱、空调等工作原理,都与制冷技术相关。”看到中心里先进的技术装备和专业老师,小唐开始感觉:“自己小瞧了职校。”

小唐所不知道的是,2010年5月,上海市科技管理学校正式揭牌成为 “上海市基础教育创新试验区实训基地”——作为第一所为中小学生提供实训基地的职校,学校发挥动手实践优势,为普通高中学生补齐创新实践“短板”。民星中学、复旦实验中学等成为首批尝鲜者。

小唐是班上的物理课代表,每次考试得心应手,但动手操作,却颇有挑战性:要排除一台空调的故障,工具就准备十几种:螺丝刀、剥线钳、尖嘴钳、斜口钳、压线钳、剪刀、电烙铁……“书本知识是死的,动手解决实际问题时才变成活的。创新能力在动手中得以提高。”

学奥数、补英语、培训作文……很多中小学生“捆绑”上应试的战车,每天忙着做功课、解题目,视野局限于语数外标准答案。杨浦区教育局副局长陈爱平提出,“我们尝试逐步打破以往封闭的课程模式,提供科技与人文相长、创新思维与动手能力匹配、校内外联动互通的宽阔知识‘底座’,激活其创新潜能。”

课程在悄悄地改变——假期里学做 “节能小当家”,读电表、水表,计算水电费、琢磨节能金点子;“书香致远”初中图书馆课程,带领孩子们领略阅读之魅;“走进科技馆”系列课程普及小学,联动课内外知识;上理工附小的性别教育、复旦二附中的“漫游星空”等学校“原创”的优质校本课程,也被更多学校孩子共享。多维、鲜活的学习体验,让孩子智慧不断创生。



老师要有“一桶水”

“要给学生一杯水,老师首先要有一桶水。”

但长期习惯于“应试”教育的老师们,如何为孩子的创新素养注入“活水”?

转型的纠结,曾现实地困扰着杨浦的校长和老师。

大气压强是高中物理学的一个基本知识点。如果按传统的应试方式教,老师口头讲解只需几分钟,但学生往往缺乏直观感受而“云里雾里”。

一天下午,上海音乐学院实验学校教学楼四楼平台上,物理老师将一根15米长的透明塑料管一端封闭,竖到了一楼地面,向其中灌水至13米处。在挤出空气后,将这根装水的塑料管倒插入楼下的大水缸中,打开封口,水柱缓缓下降,并最终停在10.3米刻度处。随后,老师在三楼与水柱同样高度处画了一道粉笔线,并使塑料管左右倾斜,结果水柱虽然变化,但顶端始终与粉笔线刚好持平。

这个著名的大气压强实验,让数百名围观的学生亲眼见证了神奇,忍不住欢呼。回到教室后,老师再利用物理公式计算出水柱高度应为10.366米,再次激起学生一阵惊叹。直到两三天后,还有不少学生议论此事。

让学生创造性地学习,老师要创造性地“教”。上音实验学校的物理老师让学生叹为观止的 “修为”,来源于杨浦区物理学科教研联合体的共同智慧:水银有毒用水代替、玻璃管不安全用塑料取代……教师们专业研修的集体智慧,最终让学生见证“奇迹一刻”。

把学生从“应试”之门领进“创智课堂”,老师们努力转型。复旦附中特级教师吴强提出要“眼高手低”——眼界要高,课程要着眼于启智学生;教学要实,真正让学生受益。吴老师边教边学,他开发的《小小电子工程师》课程,从小学生到高中生都喜欢,组装一个红绿灯、串联一个电路……趣味任务驱动、积分制鼓励,让这门处于“边缘”地位的劳技课,成了风靡一时的热门基础课。

去上海科技馆学习标本制作、去复旦大学进修古文……三年来,杨浦区与华东师大、上海师大共建“教师专业发展中心”,联合复旦、上外以及社会培训机构,开展特色师资培训,促进教师转型发展。“创智教育无止境,新的挑战让老师成为一名终身学习的学生,师生共同受益。”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