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学:践行“绿色指标”评价,促进“绿色发展”

2017-12-23 18:06:14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毛坚琼


上海市徐汇区上海小学有着114年的历史,1934年从南市搬迁到上中路,与上海中学毗邻,是徐汇区一所大型公办小学。学校参加了多次“绿色指标”评价,从每一次评价中发现自身不足,诊断分析,采取对策,促进学校健康、可持续发展。有两个小故事反映了这所小学的孩子在绿色评价下的成长。

学习压力的故事

接连两次的“绿色指标”测评后,学校发现“学习压力指数”明显低于区平均水平。这引起了老师们的注意,决定认真分析研究减轻中高年级学生学习压力。

但是,压力是不是越小越好呢?压力是外在事件作用于个体后的主观体验,同一事件作用于不同个体,压力程度也不同。同时,适当的压力可以转化成动力。可见,压力并不是越小越好,关键是要有一个适当的“度”。为此,适度的压力成为学校研究的落脚点。

为此,学校召开了教师、学生、家长座谈会,开展学习压力问卷调查。结果发现,学习压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考试或升学,二是课外学习和课外作业,三是家长的高期待。很少来源于老师及学校课业。有了压力源分析,学校思考通过考试、测验的评价改进和课堂教学、作业布置等教学策略改进,使学生学业水平不下降,同时使压力处于适度水平。

学校选取四、五年级中各一个班级进行实验,变语文、数学测验为练习,减少考试次数;变总等第为分项等第,弱化学生分分计较观念。通过实验数据分析,感觉压力非常大和较大的学生数量在减少,感到压力一般的学生在增加,超过60%的学生都表示学习压力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再看学业成绩,去除无关因素,实验前后两个班级的语文、数学成绩没有因为实验而有明显变化。在取得实验效果基础上,学校的实验在中高年级的语数英学科全面铺开,一方面坚持等第评价分项不综合,等第与评语相结合;另一方面研制《上海小学学科分项诊断书》作为《学生成长记录册》的补充。实验结果发现,自我感受压力非常大和压力较小、没有压力的学生数量在减少,感到压力一般的学生在增加,79.4%的学生都表示在班级参加实验以来,学习压力获得了一定程度的缓解。同时,学业水平符合教学常态。

两次的教学实验过程中,学校逐步探索和优化了教学、作业、评价的策略,已形成和完善一些改进策略与管理制度,比如周末作业监测机制,学科分项诊断书,学生成长档案袋,专项工作小组检查机制,更好地为学生健康快乐成长保驾护航。

等第制的故事

当然,任何的教学策略与评价策略的改进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教师群体:对工作认真负责,对自己的专业水平有一定自信,但面对教育变革,一些人本能地采取观望保守的态度。变革面前,需要有强大的精神与专业支撑来共同作用。

这一天,是语文期中阶段练习刚结束的晚上,校长毛坚琼就接到了家长的电话,说孩子小明期中练习当场被监考老师打了个“D”,孩子五年级,手册上的“D”影响太大了!怎么办?

第二天,当这个班的语文仲老师一听校长询问此事,马上拿出了教导处在练习前发给大家的工作提示,一边给校长看一边说:“校长,这个D可不是我打的,这是按照教导处要求,卷面上的“‘书写与态度’一栏由监考老师根据练习过程中的实际情况进行评价,所以是当时监考的郑老师打在他卷子上的。”毛坚琼一听,才明白过来,这个“D”是以往只占卷面5%的书写分,以前对于有些习惯差的孩子,确实也存在书写分全扣完的情况,但在百分制里,这5分往往触及不到家长和孩子的神经。而等第制实践,学校强调“分项不综合”,在练习卷上,特地将书写分5分,调整为“书写与态度”这一评价项目,并明确规定由监考老师随堂评价。这不就成了家长口中的“当场给孩子打了个D”吗!

“不过这次这个D之后的效果,倒让我出乎意料。”仲老师的自言自语打断了校长毛坚琼的沉思。

“为什么呢?”毛坚琼好奇了。

“这个小明,成绩虽然还行,但从低年级开始家长和孩子都不重视学习习惯,平常作业少做的、晚交的不提了,练习、测验更是随随便便,经常左顾右盼,老师批评教育都不听。没想这次,这一档一个D,放学来接时,家长就认识到问题了。”

“那今天数学练习时,小明表现怎么样?”

“从来没这么好过!不跟别人说话了,也不东张西望了,简直像换了个人。看来这分项不综合,确实对学校平常一直讲却效果不明显的习惯培养和学习过程有帮助呀!”

“那小明这语文练习卷上的这个D……”

“只要小明在日常能坚持良好书写习惯,保持良好学习态度,学期总评不会是D的,C、B都有可能呢!”

这个故事很有说服力,这一变化在学生与家长中激荡起了波澜,反过来又让教师看到了变革的必要。于是,校长毛坚琼在教工大会上,把这个故事讲给全体教师听,藉此透视大家正在实施的等第制的每一个细节,更使等第制工作推进获得了教师的理解。之后,各教研组陆续形成具有上海小学特色的等第制分项诊断书,并且正在积累、构建上海小学的等第制评语库。

针对性地分析“绿色指标”结果,校本化地改进教学与评价,学校还在路上。在近期的评价结果中,学校学生的学习动机、睡眠、作业、教师教学方式等指数,都有了一定的进步。这让学校更有信心和定力去开展教学与评价的校本化实践。


文/上海市徐汇区上海小学校长  毛坚琼



责任编辑:刘时玉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