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小而优”农村学校生机勃勃

2019-09-09 12:55:13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龚洁芸

新学年开学,崇明区登瀛小学的校长倪静迎来了一年级36位新生。这所已有150年历史的农村小学现有8个教学班,196名学生,是一所典型的“小规模学校”。

目前,崇明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共有63所。像登瀛小学这样,200名学生以下规模的有24所,约占全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总数的35%,主要分布在崇明岛中西部农村地区。

因为产业调整、人口导出,岛上小规模学校日渐增多。虽然这些年来遇到了一系列困难,但从去年起,随着“小而优”农村小规模学校项目的实施,这些学校渐渐焕发出生机。

“导师制”打造个性化教育

倪舜是港沿学校校长。今年,他所在的马桥中学只有88名学生,因为规模太小,马桥中学和港沿小学合并成了眼下的九年一贯制学校。

担任小规模学校校长多年,让倪舜在解决学校种种困难时“另辟蹊径”,反而在“个别化教学”探索中找到了一条创新之路,让学校成为小规模学校教育教学改革的一片“试验田”。

上学期开始,学校教室发生了改变——“插秧式”的课桌椅排布方式,逐渐被能够自由组合的新式课桌所替代。学生可以三个、五个或者六个人拼坐在一起,方便相互之间的讨论和项目化学习。

小班化现实也撬动着教学和管理方式的改变。由于生源不足,学校师生比相对较高,学校利用这个特点,化劣势为优势,率先尝试了“导师制”,让全校教师每人和1-3名学生“双向选择”结对。导师就像是学生的另外一名家长。

师资不足寻求多元发展

师资结构不合理,几乎是所有小规模学校在发展中遇到的瓶颈。大同小学现有31名教职工,在遭遇这几年老教师大规模退休之后,出现不小的缺口。 合兴中学有39名专职教师,但正面临中考改革后初中要开足15门课程的需要,为了满足所有学科的教学任务,美术、生命科学、政治等学科都由兼职教师上课。

但也就是在寻求问题解决的过程中,新的教研模式和优秀人才却应运而生。

解决教研问题,建设小学想到的是借力。建设小学校长吴燕介绍说,学校共有18名青年教师,和区教研员一对一结成师徒,之后又和虹口区第二中心小学携手成为共建单位,解决了教研瓶颈问题,促进了个体和团队发展。另外,建设小学还从内部“借力”——几乎每位老师在承担主要学科外,都兼任一门其他学科,开设了体锻兼学科、探究兼学科和品社兼学科。学校的“项目推进”教研模式从体锻兼学科率先试行:3名专职体育老师与语文、数学、英语等其他学科的15名任课老师率先组成了体锻兼课组。自此以后,体锻课有了各年级专属的校本课程,老师们编排的足球操、游戏课程也让每个学生都能体验足球乐趣。这些年来,建设小学在全区的足球赛上屡创佳绩,已渐成品牌。

“一校一品”凸显办学特色

上海市教科院普教所原所长傅禄建从多年前开始关注小规模学校,他认为:小规模学校数量增加会长期存在。随着教育发展,小班小校也将是未来学校的发展方向。

在小规模学校日渐增多的情况下,崇明区于去年开启了农村“小而优”学校实验项目实施计划。全区8所人数规模不足200人的小规模学校成为首批试点,尝试“个性化学习”的教育改革探索,并把“发展鲜明的学校特色”作为方向。

在登瀛小学,跳绳已是这所农村校的名片:学校开设的“绳彩飞扬”课程,不仅让全校师生掌握了花样跳绳的技能,还结合德育课程、乡土课程、探究课程、艺术课程等多学科课程,成为学生身心、品行、智能发展的引领课程。近三年来,这所不到200名学生的农村小学,每年组建一支将近50人的比赛队伍参加全国跳绳联赛,在多个比赛项目中获得了近20枚金牌。

只有102名学生的大同小学将“小而精”的精细化管理作为探索:每位学生都有属于自己的“雷达图”,这份用于分析学生学习习惯、学习质量的个性化分析图,来自于老师每天的精心记录和分析。每年,学校还会组织全体学生进行作业展示……

新学年,在前期试点的基础上,崇明区下发了《创建农村“小而优”学校的指导意见》,为全区24所小规模学校指明了未来的发展蓝图。“我们还将成立‘小而优’办学联盟,推选联盟‘种子校’”,崇明区教育局局长姚李超说,“发挥辐射和引领作用,创建新一批‘小而优’的农村小规模学校。”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报刊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