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师大老师开设“分手课”受追捧讲堂爆满

2014-01-14 08:20:54    来源:中国青年报   


57岁的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老师洪亚非最近特别火,这位教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老师,“业余”开了一门选修课——“婚姻与爱情”,课容量84人,报名接近500人。从供求关系来看,莘莘学子对爱情充满了迷茫与渴望。

为什么开这门课?洪亚非解释:“上海校园连续发生因为情感问题导致的轻生事件,希望开一门课,引导学生形成健康的爱情婚姻观。”既然这门课是为了解决问题,那么你侬我侬的甜蜜爱情就不用多说了。所以,洪亚非授课的精华之一是“分手”——分手对大部分初尝恋爱滋味的大学生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尤其自己还是被甩的那一个。

怎么分手?这是一门课,涉及社会学、心理学等多个学科,从原因到方法、从理论到实践,洪亚非都有研究。

分手前:都是感情出了错

分手的原因很多,经过洪亚非的考察,总结了这样几种类型:一是不相匹配,多发生于一见钟情,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发现彼此在志趣、学识等方面都相去甚远;二是外在干扰,两个人志趣相投、互生爱慕,但是偏偏有家庭、社会等外力的干扰;三是中途生变,恋爱之初是甜蜜的,但是中途出现第三者,或者一方的思想、地位出现重大变化,于是各奔东西;四是识破庐山,恋爱初期为求速成矫揉造作,牵手后双方本性暴露,互相埋怨,一拍两散。

洪亚非说:“以上原因归结起来,其实感情才是分手的唯一原因,其他因素先影响了感情,再导致分手。”

分手有三种类型:一是双方感情还在,不得已分手;二是一方提分手,另一方被动接受;三是双方都没了感情,分手大吉。第一种和第三种都比较容易解决,第二种最棘手。

“提分手”这件事儿,男生女生选择的方式差异很大。都说男人来自金星,女人来自火星,分手也是如此。洪亚非向广大男同胞提醒,女孩提分手往往有情绪性、试探性,是一种“爱的曲折表达”,嘴里说的未必是心里想的。女孩一句“我们分手吧”就像口头禅,大概和“我不高兴”是相近的意思。此时,她最希望得到男朋友的回答:“没有你我就去死!”如果再加上若干撕心裂肺的表情、动作,效果更佳,她听了之后马上会很满足。

讲到这里,洪亚非总结了一个小秘笈:如果女孩很愤怒地说我们分手吧,那多半是可以哄回来的;但如果有一天,她很冷静地打电话约你在某个咖啡馆谈事情,那就要当心,她来真的了!

对于男人而言,提分手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洪亚非举了一个例子:不久前上海媒体报道,一对谈了8年恋爱的情侣闹分手,闹到惊动了警方。警察叔叔问男孩为什么要分手,男孩说是女孩提出来的。女孩哭着说:“我是说说的呀,想知道他到底爱我多少。”洪亚非分析:“其实这个女孩不了解她的男朋友,他内心肯定早就起了变化,这次不过是顺水推舟。”

分手前,吵架是免不了的,男女之间吵架的学问就更大了。对此,洪亚非30多年来一直贯彻的原则是“老婆永远是对的”。“女孩吵架,所为的事情一般不大,只是一种情绪发泄。女孩在恋爱时的自尊心特别强,听不得半句有损自尊的话,所以男生不如让着一点,你说她对,她的自尊心会得到极大的满足。老婆当然不可能永远对,这是一种艺术。”洪亚非说。

不过,比较无奈的一个事实是,有时候女孩一意孤行,男孩也不能直接劝阻,还得等整个事情尘埃落定之后,男孩才能语重心长地说:“你看……”然后,再帮女孩分析事情的前因后果。


分手中: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接受

如果以上的忠告都没能阻止分手的发生,那就只能直面这个事实。应当承认,失恋是人生的一次严重挫折。西方哲学家认为,人失恋后的心路历程和死亡相似。对方突然说,我们分手吧,这和突然有人告诉你,你没几天可活了,是差不多的打击。所以,洪亚非借鉴了“死亡社会学”,把分手分为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接受5个阶段。

否认: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尤其不肯承认这件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愤怒:对方提分手,男性觉得自己被羞辱,女性觉得自己被遗弃,这两种感觉都会演化成愤怒;讨价还价:心存侥幸,也许对方会回心转意呢;沮丧:讨价还价无效后,情绪开始低落;接受:经过以上的内心翻腾,最终只能无奈接受。

洪亚非强调:“分手中有两大忌:一是数落对方各种不是,比如没房没车没上进心,总之一无是处;二是给对方幻想,说我还爱着你。”过分挑剔对方,会使分手过程充满了火药味儿,容易把两人的关系搞僵,还可能危及人身安全。而误导对方,会让对方纠缠你,也可能延长对方的痛苦。洪亚非遇到过一个女孩,男朋友跟她说:“我还爱着你,可是我要去外地打拼,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你等着我。”结果,傻傻的女孩一等就是两年,期间男孩没给她打一个电话。洪亚非说:“一个男的爱你,两年连个电话都不打,可能吗?”

可能华东师大女生较多,洪亚非处处为女生考虑。“对女生来说,分手时最好别去以前约会过的地方。一是对方会触景生情,更悲痛,二是约会地点往往人烟稀少,万一男生怒从中来,对女生的安全不利。要选择人多、光线亮的地方,咖啡厅是比较好的选择。一旦有什么事可以马上报警,而且咖啡厅比较安静,相对能抑制暴躁,理性处事。”

有时候,长痛不如短痛,分手未必是坏事。曾有一个女生向洪亚非哭诉,她爱上了一个已婚男,两人同居了一年,男人突然说要分手。女生哭得一塌糊涂,她已经习惯了那个男人的存在。洪亚非告诉她:“已婚男人,无论你跟他在一起多少年,都不会有结果。他今天提分手反倒是一件好事,如果拖你五年八年,你会更痛苦。对女性来说,生活一定要自立,有自己的独立人格,不要依赖男人。”


分手后:太阳照常升起

失恋了,好痛苦,怎么办?有这样几个方法可以参考。

适当发泄情绪,找个无人处吼一吼也可以,借洗澡时的水声哭一哭也无妨,但发泄一定要注意对象,不可随意找人乱发脾气。

保持尊严,不要与前任联络,不要眷恋过往,把他(她)的痕迹从自己生活中抹掉,没有他(她),太阳照常升起。

做出不在乎的样子,虽然不可能真的不在乎,但是行动会给自己暗示,进而影响内心。

保持正常的交往,不要把自己禁锢起来,出去旅游、多参加活动、多和至亲好友交流,可以缓解情绪,也能获得安慰和劝导。

转移注意力,从儿女情长的小圈子看到海阔天空的大世界,把主要精力转移到工作、学习中去,也许爱情失意,会有事业、学业来弥补。

从人性本质来看,如果上述方法均没有用,那最有效的办法,就如李敖所说:“转眼再找一位。”

虽然分手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好事,但通过理智的思考,分手也能转化为正能量。洪亚非认为,自我反省很重要。“对方提分手肯定有他(她)的道理,如果他(她)觉得你们在一起能幸福,没人傻到会把幸福丢掉。被分手了,不妨想想自己有什么问题。每个人都有缺点,不反思,总有一天问题会暴露出来;反思了,可能下次会找到更好的。”

洪亚非也经历过几次恋爱,其中一任女朋友的分手理由是“你太沉默”。“女孩的要求是矛盾的,一方面她觉得男人沉默是成熟的表现,但是她又要求你在家里不能沉默。否则一回到家就看你像高仓健那样板着脸,谁受得了。”洪亚非说,“当时20多岁,哪懂这个。但经过这次恋爱,我发现了自己这个毛病,也改了。现在,你也看出来了,我挺开朗的咯。”

说到这里,洪亚非又透露了一个秘诀:“有的女孩会直接告诉你的问题,如果没说,她很可能会告诉你的好朋友。”所以,从你的好朋友那里,你也能讨到一些忠告。

洪亚非的这门“婚姻与爱情”课,没有严格的考试也没啥作业,学生还是从一个校区赶到另一个校区去听,并主动认真记笔记。期末考试三道大题,其中之一就是“如何理性地对待分手”,学生可以把答卷拿回家。有不少学生都谈到了自己的恋爱经历,还留了电子邮箱希望老师“课后辅导”。

有关分手的最后一课,洪亚非给学生讲了一段苏格拉底与失恋者的对话。

苏(苏格拉底):孩子,为什么悲伤?

失(失恋者):我失恋了。您能不能把我从失恋的痛苦中引出?

苏:我很遗憾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但可以向你推荐一位有能力的朋友。

失:谁?

苏:时间,时间是人最伟大的导师,我见过无数被失恋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人,是时间帮助他们抚平了心灵的创伤,并重新为他们选择了梦中情人。

失:可我的第一步该从哪里做起呢?

苏:去感谢那个抛弃你的人,为她祝福。

失:为什么?

苏:因为她给了你份忠诚,给了你寻找幸福的新的机会。

说完,苏格拉底转身走了。

洪亚非也宣布:“下课!”

责任编辑:颜惠芳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