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直单位首次录用重度残疾青年

2015-10-29 10:22:56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邢婷

从5岁遭遇车祸被贴上“残疾”的标签起,吴洪飞就开始不断地完成着常人眼中的种种“不可能”:没有了双腿,就手拄板凳走路;和许多同龄人一样获得硕士学位;20天前,被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直属事业单位正式录用。

据山东省残疾人联合会教育就业部部长张文涛介绍,吴洪飞是2015年山东省直单位录用的唯一一名重度残疾人,而山东省直单位岗位向重度残疾人敞开大门的情况之前从未有过。

10月26日,第一次来到新办公环境的吴洪飞满脸欣喜,兴奋得像个孩子。

事实上,他却是那个因身体原因在现实生活中屡屡碰壁的孩子。

开始时,一切还算顺利。

“作为弱势群体的一员,更需要靠知识生存。”当乡村小学教师的父母告诫年幼的儿子。听着这样的教诲,吴洪飞开始了板凳上摇摇晃晃的求学生涯。

从无字到有字,从字少到字多,书看得越来越多,吴洪飞一个猛子扎进去竟不知疲倦。小学,初中,高中,吴洪飞始终保持着优异成绩,直到人生中第一个大坎儿——高考的到来。

当时,吴洪飞考了541分,超过理科一本分数线17分,却在报考大学时频频受阻:听说他的身体条件后,一些学校直接拒绝,某招收残疾人的医学院以“无法临床”为由婉拒。最终,青岛大学向他伸出橄榄枝,7年后,他在这里获得计算机软件与理论专业的硕士学位。

“高考是我第一次真正直面身体缺陷带来的不便。”吴洪飞回忆,这件事给他带来的直接影响是,他由最初抗拒媒体,开始慢慢接受媒体采访,“我希望有更多机会为自己,为我们这个群体发声”。

令吴洪飞远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开始,更多“不”的声音仍在前方等待。

就业季,他曾向企业、银行等投了上百份简历。最初,在身高一栏他诚实作答“双腿截肢”,结果一一石沉大海。后来,他悄悄隐去这些字眼,争取到了两三次没有结果的面试。而众多招聘会现场对他而言更是“见光死”。

接下来的两年,他尝试了十几次公务员、事业编考试,试图在另一番天地发挥专业所长。激烈竞争中,他“杀”入过几次面试,屡屡受挫。其中离成功最近的一次,笔试第一,令他不解的是,面试成绩却是倒数第一。

“被世界拒绝是我最难过的时候。”吴洪飞坦言,“哪怕因身体原因拒绝我,也请给我一个合理的分数。”

“山东处于就业年龄段的残疾人中,65%有就业能力。”张文涛介绍,现实中残疾人遭遇的就业障碍与公众认知度不高、传统歧视观念以及对其特殊能力缺少发现等不无关系。

2012年,彷徨无措的吴洪飞在家人鼓励下选择报考残联公务员岗位,心想,既然是残联,该不会拒绝残疾人吧?这一次,吴洪飞如愿以偿,考取了宁津县残联。

在基层为残友服务的两年多时间令吴洪飞备感充实,不过令他不解的是,许多村民都将残疾证称为“残废证”,“残疾绝不等于残废。”吴洪飞不止一次纠正。

为了离滕州的家更近些,减少路途颠簸,2015年,吴洪飞再次参加省属事业单位考试,报考山东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直属事业单位、山东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信息中心岗位,在71名考生中,他以69.1分、该岗位笔试第一成绩进入面试。

和以往一样,吴洪飞又将一道难度系数不低的选择题丢给用人单位,这一次接招的是从未有过录用残疾人先例的山东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

“开始时,我的内心很纠结”接到单位人事处通知笔试成绩的电话后,山东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信息中心主任崔京建并不讳言自己的顾虑:一旦录用,吴洪飞的身体条件是否会影响正常工作?

录还是不录,崔京建回忆“整整一中午,自己都在作激烈的思想斗争”。

进入资格审查阶段,了解到吴洪飞情况后,山东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厅长韩金峰如此要求:“要本着体现公平就业的原则,一视同仁,体现过程公平、结果公平,按正常程序组织面试,绝不歧视。”

这场特殊的面试如期而至。

面试当天,为方便吴洪飞参加,该厅专门在面试地点开辟残疾人通道并安排专人提供必要帮助;为体现公平公正,两台摄像机被专门安置在面试现场全程录像。面试前,7名面试官针对吴洪飞情况,达成如此默契:如果他表现足够优秀,不能人为降低分数;如果他表现不如别人,也不能人为拉高分数。

这些细节至今吴洪飞丝毫不知晓。面试时,他执意手拄板凳而非坐轮椅入场,“我只想表明我能行”。

“吧嗒,吧嗒”的板凳声传来,吴洪飞的出现给崔京建带来“心灵的冲击”,一瞬间,他同时感受到了其他面试官的震撼。

“思路清晰、开阔”崔京建如此评价吴洪飞的面试表现,最终吴洪飞以面试第二、总分第一成绩被录用。

“这是积极的声音,可以说,山东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带来了很好的示范效应”张文涛没有吝惜自己的掌声。

鼓励党政机关为残疾人提供就业机会的相关政策早已出台。

200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残疾人事业发展的意见》出台,明确提出“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及国有企业要带头安置残疾人”。

2013年,中央7部门出台的《关于促进残疾人按比例就业的意见》中也提出,到2020年,所有省级党政机关、地市级残工委主要成员单位至少安排有1名残疾人。

来自地方更多的实际行动仍被期待。

尽管还未正式入职,但新单位已为吴洪飞的到来做了精心准备:30平米的四人工作间为方便轮椅出入被改成三人工作间,机房、监控室的台阶被重修成坡道,“小心台阶”的字样被“小心坡道”字样所覆盖。

为避免给吴洪飞带来不必要的尴尬,一条准则秘而不宣:每位工作人员需善待吴洪飞,但不是保姆式的善待。

“政府部门都能接纳残疾人,残疾人就会被更多人所接纳”吴洪飞对此心存感激。

这个喜欢哼唱“我的未来不是梦”的大男孩终于在29岁这年实现了为包括残疾人在内的更多人服务的梦想。

“其实我的经历只是一棵嫩芽,不是一棵大树,更不是一片森林,却象征着春天来了。”

正酝酿出台的一项政策无疑将为这春天着色。据张文涛介绍,2016年起,山东部分省直公务员岗位将定向招录残疾人,相关工作正在积极推进中。

这也意味着在山东的政府部门中,将看到更多和吴洪飞一样有履职能力的残疾青年忙碌的身影。

“不仅仅是更多,而是一批。”张文涛说。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