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国家多方投入放心托管

2018-05-04 14:32:42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日本:放学后托管给予儿童自主权

李冬梅

日本政府提出,在2018年末之前完成新增约30万个、总计120万个课后教育服务学位的目标。

伴随少子化的进程,日本儿童的玩伴越来越少。日本工业化的高速发展带来了儿童玩耍空间的丧失。与此同时,社会治安的恶化加剧了儿童上下学路上被诱拐、恐吓等恶劣事件的发生。为了在放学后或休息日给儿童营造一个既可以学习又可以游戏的安全健康的场所,日本政府自2007年以来就一直致力于课后教育服务政策的出台与完善。

两项课后教育服务各有侧重

作为儿童课后托管对策的两翼,日本的“放学后儿童教室”与“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由不同部门管理,前者由文部科学省负责,侧重文教培育,面向所有小学生;后者由厚生劳动省负责,侧重保育护理,面向双职工家庭、残障家庭等家长难以长时间看管的小学生。

2014年7月,日本政府发布了《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该项政策一直延续至今,其核心内容是一体化实施“放学后儿童教室”与“放学后儿童俱乐部”,要求两项事业在实施场所、开展内容、运营时间等方面保持一致,开展紧密协作与信息共享。这种集合两大政府部门共同推进儿童课后托管的方式,可以说是日本的独到之处,两项事业中资源的有效循环利用、相互补充融合、协调共进,是日本稳步推进课后教育服务的重要基石。

在确保充足的财政支持之后,日本一体化的课后教育服务颇有成效。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与厚生劳动省于2017年1月发布的一项面向日本全体都道府县与市町村的最新调查,在同一所小学内或小学近邻开展两项课后托管的场所共计5219处,其中,进一步开展贯通两项托管共通性项目的场所为3549处。

2017年12月,日本内阁会议通过了《新型经济政策一揽子计划》,明确提出将《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中曾提出的2019年末之前完成新增约30万个、总计120万个课后教育服务学位的目标提前至2018年末实现。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将进一步增加财政投入。在扩充“放学后儿童俱乐部”方面,2017年日本国家预算为725.3亿日元,2018年预算则进一步提升至799.7亿日元。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放学后儿童教室”的开展数量已经从2014年的11991处增长至17615处,相应的实际财政投入也从2014年的50.71亿日元提升至2017年的64.34亿日元。财政经费的充足投入与大幅提升,是日本政府稳步推进课后教育服务的有力保障。

人员保障课后教育服务质量

日本推进课后教育服务的做法,可用“自上而下、各司其职”这八个字来形容,即遵循“国家主导、都道府县推进、市町村主体、学校与教师配合、家长参与、社会支持”的原则。

为确保课后教育服务的质量,日本为“放学后儿童俱乐部”配备了专门的工作人员,包括儿童支援人员、辅助人员;为“放学后儿童教室”配备了参与人员,包括协调人员、教育活动推进人员和地方社区协调人员等。他们各司其职、共同推进。同时,日本政府要求两项事业相关人员与小学教师间进行信息交流和信息共享,开展共同研修活动。学校教师负责参与协作、提供儿童在校期间的表现等。此外,为保证儿童的安全,日本政府要求实现无须学生移动的校内课后教育服务,并且设置安全管理人员,保证校内设施完备,避免学生参与活动时出现意外,并面向学生讲授安全知识等。

日本还鼓励开展全民参与的课后教育服务,广泛吸纳地方居民、大学生、企业退休人员、民间教育工作者、文化艺术团体等多样化人才作为志愿者,面向儿童提供与当地居民相互交流的活动机会。根据地域实情,每所小学设置由学校相关人员、课后教育服务相关人员、家长、地区居民等构成的协议会,加深相关人员间的相互理解,商讨课后教育的实施场所、实施内容、推进举措等,并与家长保持联系,进行常态化的定期对话交流,共同把握儿童成长动态。这种多方力量相互协作的全民参与模式,能够有效保障课后教育服务的全面推进、提升全民关注度与社会影响力。

科学调查寻找政策突破点

科学的追踪调查有利于把握现状,并进一步找到需要解决的问题和政策调整的方向。日本政府于2017年1月发布的全国性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在推进一体化课后教育服务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与困难主要体现在人才、场所、设备、财政补贴和协作这五大方面。

日本的都道府县总数为47个,共有市町村1741个。调查显示,认为在确保一体化推进课后托管人才方面仍存在困难的都道府县占83%、市町村为62.1%;认为开展一体化措施的小学内空闲教室不充足的都道府县为59.6%、市町村为47%;认为推进一体化措施的设施设备不充足的都道府县为51.1%、市町村为37.7%;认为国家给予的财政补贴还有待进一步提升的都道府县为23.4%、市町村为19.6%;认为相关计划并未在本地区得到落实,还需要开展大量联络协调工作的都道府县为61.7%,市町村为29.3%。

未来,日本课后教育服务将聚焦儿童主体性与家长参与度。日本综合研究所研究员池本美香表示,让孩子们自主创造放学后教育活动十分重要。为了让儿童欢乐、充实地度过放学后的时间,不应该由成年人决定活动内容与规则,而应该让儿童自主思考并决定活动内容,并为其提供能够自我挑战的环境。

例如,日本埼玉县的放学后俱乐部中,孩子们可以踢足球、在河边玩耍、在野外扎营、玩象棋、扑克牌等,还能在班内决定做什么样的点心,之后去购买食材、亲手制作。此外,千叶县大纲白里市的儿童学校实施了“年长儿童照看年幼儿童”的放学后托管项目,还允许学生们参与周六午餐的制作准备,给予学生们充分的自主决定权。

与其他国家相比,日本人的工作时间较长,导致日本儿童放学后托管服务时间随之变长。对此,池本美香表示,家长们的陪伴对于儿童成长十分关键,与家长一同分享生活的点滴也是儿童成长中不可或缺的一大要素。因此,日本家长的工作方式亟待变革。家长们抽出时间陪伴儿童不仅能增加亲子间的感情,家长还能作为志愿者壮大当地放学后儿童托管支援人员的队伍,为整个社区做贡献。

 

韩国:“小学托管教室”让家长安心

周红霞

韩国总统提出,计划到2022年总计投入1万亿余韩元增加学校和社会托管设施,将托管服务覆盖至所有学生。

如今,韩国女性参与社会工作日渐增多,双职工家庭逐年增加,导致很多学生在放学后无人照管,家长对课后托管服务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和普遍。为帮助家长创设安心照管的条件,韩国自2004年起就制定了课后托管服务相关政策,并不断完善和强化,努力提供学生和家长满意、高品质、安全的托管服务。

“小学托管教室”提供课后教育与看护

“小学托管教室”是韩国在具备条件的空间内为有托管需要的学生提供看护和教育活动的一种服务形式。“小学托管教室”在常规教学时间以外提供安全的活动场所,通过专门负责人、指导教师和志愿者的参与,开展学习、体育、文化艺术和娱乐活动等。

韩国教育部在《2017年小学托管教室运营指南》中指出,“小学托管教室”的运营愿景是提供精心托管服务,让家长安心,让儿童顺利成长;目标是实现托管教室稳定运营,增加学生和家长的幸福感,并提出围绕三个方面来实现“小学托管教室”的愿景和目标:

以需求者为中心的托管教室运营,包括根据年级特点,实行多样化运营;校长可根据本校实际情况设定托管时间;充实托管教室设施等。强化高质、安全的托管服务,包括提供高品质、安全的活动项目;提高托管教师的专业性;强化晚间托管服务和回家安全保障;强化主食和零食安全管理等。激活学校和社区同时进行的托管服务,包括强化与社区托管机关的联动;充分利用当地社会资源;充分利用大学生服务活动;积极邀请家长和退休教职员工参与等。

政府对托管机构实行等级补贴政策

“小学托管教室”的服务主要分为两个时段:下午时段的托管和晚间时段的托管。下午时段的托管主要以一、二年级的双职工、低收入阶层、单亲家庭中需要托管服务的学生为对象。根据市、道及学校条件,家长临时失业或在求职中的学生,经班主任推荐也可包含在内。在满足一、二年级学生后,有能力容纳三年级以上学生参与下午托管的学校,可根据学生情况确定优先托管顺序。比如,低学年优先、晚上托管优先等。晚上托管是为那些双职工、低收入阶层、单亲家庭的仍需要延长托管时间的学生提供的服务。无论是下午时段还是晚间时段的托管,各学校都可根据自身条件扩大服务对象范围。

托管教室内配备地暖、书桌、收纳箱等基础设施。学生可以在教室里写作业、阅读、写日记、听教育广播等,也可以参加收费的课程。为了确保托管服务的专业性,托管负责人需要持有二级以上的教师资格证,托管教师和托管辅助人员也都有相应的资质要求。政府根据托管类型、参与学生数量等,对“小学托管教室”实行等级补贴政策。

对课后托管开展跨部门综合支持

近年来,“小学托管教室”在不断扩展服务对象的范围。韩国政府在2013年4月通过的《2013年总统教育业务报告》中明确强化小学放学后托管服务的政策,政府主导运营下午、晚上的托管服务,对希望参加下午托管服务的学生与需要晚上托管服务的双职工家庭、低收入阶层、单身父母家庭的学生提供免费托管服务。

2013年,韩国政府开始对课后托管服务开展跨部门的综合支持。教育部、保健福利部、女性家庭部等部门密切协调配合,强化一体化互联互通,协同推进课后托管服务的实施,并自2014年新学期开始,逐年扩大“小学托管教室”的范围。此前,小学一至六年级的中低收入及单亲家庭儿童优先享有托管服务。当时韩国政府提出的推进目标是,2014年开始,一至二年级的所有学生可享受下午托管服务,三至六年级中低收入、单亲家庭孩子优先享有,而晚间托管服务只能由双职工、低收入或单亲家庭的孩子享有;到2015年实现了一至四年级学生享有托管服务;到2016年实现了一至六年级学生享有托管服务。

2017年4月14日,文在寅竞选韩国总统时,就课后托管服务在记者招待会上向国民承诺,将提高托管服务的质量,让保育教师雇用保持稳定。具体举措包括扩充小学托管教室,学校提供12小时托管服务,计划雇用12万名托管教师等。为了让托管教室多样化,托管教室将被分成校内托管教室和校外托管教室,由财团法人、工会、社会企业等多样主体开展运营。

2018年4月4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全天托管政策恳谈会”上发布的“全天托管体制构建与运营计划”提出,政府计划到2022年总计投入1万亿余韩元增加学校和社会托管设施,将托管服务覆盖至所有学生。

 

新加坡:校内托管助力学生全面发展

唐科莉

新加坡政府提出,到2020年实现所有小学配备学生托管中心,为学生提供有益的、有组织的课后支持。

新加坡的“学生托管中心”主要为小学一年级至初中二年级的7至14岁的儿童,特别是处境困难的儿童提供课外看护与监管服务,是新加坡“全人教育”政策的一个重要支柱。

到2020年所有小学实现校内托管

新加坡提供了校内托管中心和社区托管中心,这些托管中心都由外部的商业机构或者志愿福利组织经营,只是经营地点不同。如今,校内托管中心是小学生托管的主要场所。

校内托管中心通过严谨的采购方式进行选择,他们从学校租借场地和教师,与学校合作运营,是在一个熟悉、安全的环境中为学龄儿童提供的一种托管服务形式,儿童直接在校内从课堂进入托管中心,减少无故缺席和前往校外的社区学生托管中心途中的风险。而校外的社区托管中心则需要家长接送、孩子自行前往或校车接送。

校内托管中心一直以来以安全、价廉、学校和家长之间的密切关系而受到家长青睐。自2008年以来,新加坡致力于扩大校内学生托管中心,并于2016年提出,到2020年实现所有小学配备学生托管中心,为学生提供有益的、有组织的课后支持。截至2018年2月,新加坡校内的学生托管中心已经增加到162所,约占小学总数的85.3%,使用校内托管服务的学生也增加到2.1万名,占全部小学生人数的9%。

尽管这样,校内托管中心由于其独特优势目前仍然供不应求,特别是在东北部新镇,一些学校的托管中心甚至需要通过抽签来分配名额。为满足不断攀升的高需求,学校也一直努力与运营者合作,在不牺牲质量的基础上扩大中心的容纳能力。新加坡教育部也同学校、社会与家庭发展部合作,在数量和地点两方面,探讨如何更好地满足这方面的需求。

学生校园内的另外一个家

校内学生托管中心是新加坡政府为学生提供全面支持的一个重要支柱,旨在为学生,尤其是处境不利的学生提供一个安全、有组织、有益的休息与学习环境。放学后,学生除了可以有安全的休息场所外,还能获得身体、智力、情感、社会与道德的全面发展。

学生托管中心主要为学生提供放学之后的管理服务,包括冲凉、午餐、午睡、做作业等。除此之外,托管中心也灵活提供大量适应学生需求的课程,如学业支持课程、户外和室内游戏、品德养成课程以及各种文娱活动,也会在学校放假期间为儿童组织远足及露营活动。这些课程与活动侧重传授孩子们各种社交技能以及情绪管理能力。它不是补习中心,而是学生校园内的另一个家。因此,环境安全、家长安心和学生安康是校内学生托管中心的三大目标。

为满足工薪家长和监护人的需求,新加坡社会与家庭发展部规定托管中心必须在周一至周五上午7∶30前开放,下午7∶00后关闭;周六上午7∶30前开放,下午1∶30后关闭。

确保低收入家庭的支付能力

新加坡学生托管中心会在餐饮点心、学习材料、所授课程等方面收费。不同的学生托管中心收费不同。大多数校内学生托管中心每月收费介于260—290新元之间,社区托管中心每月收费介于310—500新元之间。

为了确保低收入家庭的负担能力,新加坡社会与家庭发展部推出了“学生托管费援助计划”,为困难的学生提供托管费补贴,补贴的额度根据不同家庭收入情况及学生托管中心的收费情况决定,最高可以获得月收费的98%补贴。

获得“学生托管费援助计划”资助的家庭需要满足父母双方每月至少工作56小时;家庭月收入为4000新元或以下,或者人均每月总收入为1000新元或以下;孩子年龄介于7—14岁之间,至少有一个直系亲属是新加坡公民。“学生托管费援助计划”会为申请家庭提供一次性启动资金,每名儿童最多可以获得400新元。这笔经费可以用于支付最初的成本,如定金、注册费、统一服装费和保险费等。

若托管中心希望招收“学生托管费援助计划”补贴的学生,则必须在新加坡社会与家庭发展部注册,达到社会与家庭发展部制定的最低要求,如物理环境、健康、安全、监管及拥有结构化的教学计划等,社会与家庭发展部也会定期对这些中心进行审查,以确保他们持续达到要求。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内容
更多>>

图说教育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报刊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