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新磊:一定要说的感谢

2014-08-29 16:27:50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魏新磊

长宁区教育学院——魏新磊

说实话,曾经很不想当老师,阴差阳错当了老师后,连我本人都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干得无怨无悔,干得有模有样,而且干得有滋有味。
多年之后,成了一个所谓的好老师后,我一直觉得应该感谢三个人。

一位是我的堂叔。堂叔是一个民办教师,当年看到我不得不当教师的沮丧模样,对我说,真不想当老师,今后可以改行,但前提是一定要先当个一个好老师,那样,你走的时候可以走得堂堂正正,因为你不是干不好,而是你不想干。于是,一走上讲台就发誓发狠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一个好老师。

一位是我初登讲台时学校为我安排的师傅——郜嘉陵老师。我任职的第一个单位是河南省的著名中学郑州一中。郜老师当时带三个徒弟,我是其中之一。郜老师当师傅,给了我们很大压力。每一个教学内容她都要把我们召集在一起集体备课,我们的每一篇教案都要提前交给她看。她本人担任两个班的语文课,她主动要求学校把自己的课和三个徒弟的课错开,我们的每节课她都要听。从备课、讲课,一直到课后反馈,她都一丝不苟,严格得近乎苛刻。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说实话,当时也曾对郜老师有过怨言。但三年之后,当我成了郑州一中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研组长,成了郑州市最年轻的十佳语文教师后,我为我曾经的怨言而羞愧。顺便说一下,郜老师当年的另两个徒弟,一个现在是河南省高考阅卷质检组组长,另一个现在是河南省中学语文教研员,学科组组长,特级教师。

一位是我母亲。我母亲是文盲。我上班的第二年,也就是1995年,我年仅22岁的妹妹因车祸去世。母亲悲痛欲绝。我匆忙赶回老家为妹奔丧。因担心母亲经受不住丧女的打击,我打算在家多陪她几天。但刚处理完妹妹的事情,母亲就把我叫到身边,擦干眼泪告诉我,老三,你走吧,我没事儿,你现在是教学,不是上学,上学你请假,只耽误你一个人,教学你请假,就耽误很多人。很多年过去了,母亲的话一直清晰地刻在我的心上,让我牢记当一名教师的责任。

责任编辑:李怡文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