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海归·新生代农民工·留守儿童——代表委员热议“人的城镇化”三大重点人群

2013-03-11 10:58:50    来源:新华网    作者:秦交锋 皮曙初 王研

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实现“人的城镇化”则是挖潜的核心所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逐步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覆盖常住人口”。

在从田野走向城镇的道路上,新生代农民工、农二代、留守儿童等三大人群最需携扶。如何让三大重点人群分享城镇化的红利,成为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农海归:扎根城市最有条件

数据:2012年,全国外出农民工16336万人,增长3.0%;本地农民工9925万人,增长5.4%。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连续两年来,本地农民工人数的增速超过外出农民工;去年,本地农民工的新增数量历史上首次超过外出农民工的新增数量。

现象:越来越多的中西部农民工从东部沿海返回中西部家乡,成为农海归一族。多年的打工历练,让他们掌握了在农田扶犁赶牛之外的谋生技能;多年的城市生活,让他们拥有了不同于乡土农村的社会经验。如今,他们“返乡”不“返农”,很多人落户家乡的小城镇。

建议: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中央专职副主席辜胜阻认为,新型城镇化是人的城镇化,实现转移人口的市民化。就地城镇化比异地城镇化更重要,“候鸟式”“钟摆式”的异地城镇化,带来空巢老人、留守儿童等问题,就地城镇化可以避免这些问题。

农民工代表阮永川说,在许多进入城市的农民工眼里,买房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理想,希望政府多建设一些保障性住房,让有条件的农民工买经济适用房,没有条件的住廉租房。

全国人大代表杨甫旺说,返乡农民工不少回到中西部中小城镇,但目前不少小城镇基础设施投入不足,规划上也存在定位不准、特色不突出、功能雷同等问题。建议加大小城镇供排水、“两污”处理、集贸市场、公共文化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力度,进一步增强小城镇的承载和辐射带动能力。

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最紧迫

数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表明,“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已成为主体。截至2011年,新生代农民工总人数已达8487万,占全部外出农民工总数的58.4%。

现象:在城市的大街上,从衣着打扮、言谈举止上观察,很难将他们与城市的“80后”“90后”区别开来。他们常年在城市里忙碌着,不再“亦工亦农”,可是他们并不是城里人,他们是新生代农民工。印象中,家乡已陌生;心灵上,城市还缺少归属感。

建议: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原所长张晓山说,让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一方面要在观念上接纳他们,真正给予他们平等的待遇;另一方面要在能力上给予他们培养,政府应该根据社会的需求和农民工自身的需求,采取各种各样的培训,使他们的能力和社会发展方向的转变、产业升级换代的需要相符合。

全国人大代表谭之平16岁辍学务农,19岁到武汉打工,22岁重返校园接受职业教育。她说,职业教育是改变新生代农民工命运的突破口。为更多新生代农民工提供适用的、适应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所需要的职业教育,是解决新生代农民工去留问题的很好途径。

阮永川说,新生代农民工对工作期望值较高,就业流动性较大。他们流动在各城市之间,缴纳社保时断时续,将来社保将成为严重问题,建议政府尽快完善对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保障机制。

留守儿童:对城市最渴望

数据:据全国妇联统计,我国农村因父母出外打工而产生的留守儿童已有5000多万人,并呈继续增长的趋势。在一些农村劳动力输出大省,留守儿童在当地儿童中所占比例甚至已高达18%至22%。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普遍性社会问题。

现象:他们是农村娃,可城市有他们的牵挂——那是父母工作的地方。他们不少人进过城,可也往往只在暑假、寒假。很多人帮助他们,衣服、食物、问候……可父母的拥抱、抚摸别人给不了。他们是农村娃,可他们的梦在城市,他们的未来也在城市。

建议:全国政协委员唐瑾说,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本之策在于尽快进行户籍制度改革,打破城乡“二元体制”。随着城镇化的建设推进,应逐步取消与户籍相关的教育、医疗、住房等各种城乡差别制度,使进城务工人员的子女享受与城市孩子同等的待遇。鼓励更多的进城务工农民将子女带在身边生活、学习和照看。

“从我们义工社每年帮扶的200多名留守儿童身上,我发现这些孩子的性格普遍比较孤僻,胆小。”谭之平呼吁,创造更多条件让农民工回乡就业,为了家庭的幸福,也为当地的城镇化出力。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