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论道德修养

2013-04-19 11:09:41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人格教育,端赖六岁以前之培养。凡人生之态度、习惯、倾向,皆可在幼稚时代立一适当基础。  (1926年10月《新教育评论》2卷19期《陶行知文集》第111页)

道德是做人的根本。根本一坏,纵然使你有一些学问和本领,也无甚用处。否则,没有道德的人,学问和本领愈大,就能为非作恶愈大,所以我在不久以前,就提出“人格防”来,要我们大家“建筑人格长城”。建筑人格长城的基础,就是道德。  《育才学校》1951年4月》《陶行知文集》第723页

私德不讲究的人,每每就是成为妨害公德的人,所以一个人私德更是要紧,私德更是公德的要本,私德最重要的是“廉洁”。一切坏心术坏行为,都由不廉洁而起。所以我在讲“建筑人格长城”的时候,提到了杨震的“四知”,甘地的漏夜“还金”,华盛顿的勇敢承认错误,和冯焕章先生所讲的平老静“还金镯”的故事,这些,都是我们大家私德上的好榜样。我们每一个都可以效法这些榜样,把自己的私德建立起来,建筑起“人格长城”来。  《育才学校》1951年4月《陶行知文集》第724页

我提出五项修养:一为博爱而学习,二为独立而学习,三为民主而学习,四为和平而学习,五为科学创造而学习。  (1946年7月27日《国民公报》《陶行知文集》第825页)

民主也不是绝对的自由。民主有民主的纪律,与专政纪律不同。专制纪律是盲从。民主纪律是自觉的集体的,不但要人服从纪律,还要人懂得为什么。  (1945年5月《战时教育》《陶行知文集》第786页)

平时要以“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达者不恋”的精神培养学生和我们自己。有事则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美人不能动”相勉励。  (1926年10月《新教育评论》2卷19期《陶行知文集》第111页

教师的任务是“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学生的职务是“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1947年3月《陶行知教育论文选辑》《陶行知文集》第821页)

在世上做人,单靠诚实是不够的。诚实之外,还要尽本分。我们学校里,各人有各人的本分。您的本分是按着一定的时候挑水、烧锅、买菜、清理厨房和别的粗工。做这些事您应当受主管人的调度。  (1927年12月5日致校工高大哥)

现在热河、榆关告急,战事旦夕发,人民将益不聊生。……吾家寒甚,有丧愿以穷人之礼治之。三年前吾妹亡于晓庄盛时,余亲为治丧,蔽以素衣,藏以松棺,祭以清水,哭以热泪,一切虚礼均废,亦甚哀。吾国婚丧喜庆,大率是做戏给人看,往往弄得破产。  (1933年1月4日致陶文澄夫人)

这次治丧,力谋节俭,希望运用省下之款与新友赙仪合设纪念金,为劳苦大众儿童教育之用,志在因家母一人之死而求多人之活。……这次为家母治丧,得了一虚新感想,写成了一首小诗:“富人一口棺,穷人一堂屋;讨得死人欢,忘却活人哭。”  (1934年1月6日致邵仲香;原载1934年4月1日《生活教育》第一卷第4期)

今年元旦,我立志要在一年之内写一千封信。这些信有的是我在上海主动发的,可以看出我的意向和我所要实现的计划;有的是对同志来信的答复,可以看出全体同志的景况和他们所遇到的困难与所发现的问题,以及我对于这些困难问题所提出的意见。凡是可以公开而有参考价值的信稿,我要陆续选择出来。看信的同志,要认真从心灵的深处流露一些消息,发挥一些力量给我,作为交换条件。消极的伤感、无聊的颂扬、敷衍的客套、文凭的需索都不是我所愿意接受的。  (1934年1月20日致生活教育社全体同志;原载1934年4月1日《生活教育》第一卷第4期)

我对于同学们进行的实验工作是抱着一个根本态度:帮忙各人或各个小集团,取得一个自由研究的环境,独出心裁的去创造。看见有创造时,我便欢呼鼓掌,否则便觉得苦闷,甚至懒得理会。同时,只要我的鼻子还在水面上,总是毫不吝惜的出我小小力量向大家贡献,只是不愿负起主持之责以减少大家的创造欲。  (1934年8月20日致汪达之;出自汪达之编著《生活的书》)

世界上一切困难都要用冷静的计划去克服,忧愁伤心是双倍的牺牲,于事并无补。(1937年3月23日致陶晓光;出自安徽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知行书信集》)

不能用人的长处,便是自己的短处。  (1939年7月23日致马侣贤)

关于物价高涨,只给小数朋友知道,不可作为演讲材料,也不可流露报端。我们之所以不得不告诉您,系希望您以育才之友的资格,深刻明了育才处境之非常困难,而给我们以继续不断的自动的援助。从前我们除了捐募图书之外,没有向您们请求捐款,而您们是这样的热心关怀。现在我们是半炊而快到断炊,我们是有责任给我们的朋友知道真情。如果朋友们愿意酌量给我们帮助,也只可以少数朋友捐助的形式行之。整个国家为了抗战到底,须要菲岛侨胞更多的援助。您们今天要用倍上加位的力量,来为国捐输并响应政府所募的公债。我们不愿学校之救济对国家筹款有丝毫之影响,这一点也希望我们的朋友们了解。  (1940年8月上旬致杨静桐)

整洁如吃饭,不好放假。  (1940年10月9日致马侣贤)

最近听说马肖生寄了一张证明书给你。他擅自作主,没有经我看过,我不放心。故即于当晚电你将该件寄回,以便审核有无错误,深信你已经遵电照办。现恐你急需文件证明,特由我亲自写了一张,附于信内寄你。你可根据这样证明,找尚达北力保。我们必须坚持“宁为真白丁,不作假秀才”之主张进行。……总之,“追求真理做真人”不可丝毫妥协。(1941年1月25日致陶晓光)

孔子说,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惟其不惑所以不忧、不惧。我们追求真理,抱着真理为民族人民服务,有什么疑惑呢?所以我无论处境如何困难,心里是泰然自在,这是可以告慰的。  (1941年2月5日致陶晓光)

今年三月十五日我对大家说:我们有两位朋友,一是贫穷;二是患难。我们不但是在贫穷与患难中生活,而且整个教育理论都是它们扶养起来的。所以我有六个字供大家勉励:友穷,迎难,创造。一切为创造,创造为除苦。  (1942年4月18日致陶晓光)

近来我们深刻的了解,人生最大目的还是博爱,一切学术也都是要更有效的达到这个目的。  (1943年2月11日日致陶宏)

我决定每天译诗一首,或从汉译英,或从英译汉,风雨无间,期以三十年,可得一万首,贡献给朋友,现代的、后代的当点心吃。  (1943年8月19日致吴树琴)

近读《罗丹传》,有一警句,深合我的态度。他说:“美术家立下一伟大榜样,即崇拜自己的事业,要把事业做得美而得到其中之乐趣,即是真正之酬报。”的确,我是崇拜自己任创造,故能乐而忘忧。  (1943年10月2日致吴树琴)

光明,磊落,人中做一个人,(不能做低于人的你所自命的“可怜虫”)在朋友中够得上朋友。一言一动都是拿自己来塑像——塑一个象样的像。  (1943年11月8日致一位朋友)

责任编辑:徐明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