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山阳中学吴永祥:一个乡村男教师的五十年

2013-04-22 08:44:51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 d66b7e593a55c9402934f047.jpg

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

九六〇年的春天,也就是我在上海师院(上师大前身)毕业的前夕,填报分配志愿时,我想:我身体好,又没有什么要照顾的理由,只要是学校,总有寒暑假,总有一大批年轻人在一起,什么地方都一样,因而我毫不犹豫地填了“服从国家分配”。

分配方案公布,我被分配到松江县,心想松江自古以来就是有名的鱼米之乡,富地方。虽然我要远离市区、远离亲友,但仍然很高兴地背起行李,准时到松江教育局报到,到了局里,宣布我到山阳中学,我懵然了,什么山阳,山阳在哪里?前所未闻,局里领导继续说:你明天中午到船码头,乘去山阳的汽油班就可以了。

第二天中午十二时半,汽油班以绅士般的风度很悠闲的气派,离开了县城,心中还感到很新鲜。三刻钟后进入黄浦江,半小时后拐进叶榭(地图上叫龙泉江),船行了两个小时,还没停下来的意思,但只见两岸茅柴丛丛,不见村庄、人影,万籁俱寂,唯闻潺潺流水声。船越向前行,我的心情也就逐渐地由晴转阴了。船开了四个小时,还未见停,天哪!上海原来有如此之大矣!

五时许到山阳我称之为上海的西伯利亚。只见山阳镇的繁华街道,不及市区的一条弄堂那么宽,稀稀疏疏地开着十几爿卖日用品的小店,仅此而已,三脚二步穿过小镇,就是一大片阡陌交错的稻田,走了一里多的乡间小路,才在田野里找到了我为之奋斗终生的山阳中学。

山阳中学是五八年才开办的一所农村初中,只有一排五间教室,中间的一只教室用唯一的两个书橱隔开,一半做办公室,另一半是八个男教师的宿舍。我睡上铺,每天一早起身就只能坐在办公桌边办公,一直到晚上睡觉为止,这里没有电,只有一盏火油灯,没有自来水,吃用皆为河水,没有文体设备,没有操场,只有工资比市区低一级,报纸是隔天的,碰到风大雨大,那就“隔”过去看了。

当时的山阳中学教学质量是全松江最差的一所。

由于没有文体活动,所以我从家里拿来了笛子和二胡,自娱自乐,校长看见了后,又安排我去茶馆宣传,当时我就带领几个同学,她们唱,我拉二胡,得到当地农民的喜爱,因而领导就把这个任务一直要我做下去,为了更好的开展这个活动,我组建了小乐队。

六三年起我担任了初三数学和班主任,一年后毕业时数学成绩上升到同类中学的首位,考入高一级学校的人数,比山阳中学前三届考进人数之和还要多,为此获得山阳公社的党委书记在大会上的口头表扬。

再一次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

六八年春,上级领导提出把学校办到贫下中农的家门口去,也就是在山阳中学的基础上,再在下面四个农村大队办四所中学,教师要从山阳中学里的教师中分流出去,为了这个问题,领导采用办三天“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来解决去留问题。

识时务者俊杰也,虽然我不是俊杰,但很识时务,我向领导提出,学习班不参加,让我回上海去休息三天,回来后哪个地方没有人去,我去,他们同意了。

三天后回来,领导安排我到山阳镇的西北角跃进大队去办中学,跃进大队是山阳的西伯利亚。

没有公路只能走乡间小路,当地村穷、人穷、条件差没有教室、没有书本,没有食堂是三无产品。上课是在大队茶馆店里,书本是“毛主席语录”,饭是拜托几位小学老师帮我多烧半斤饭,菜是从镇上买一瓶乳腐来应付一星期,半年后大队办了食堂供应了一些蔬菜和价格便宜的猪头肉,几个月吃下来我的头也大起来了。

七二年山阳公社党委决定要我组建小乐队,给了我二十元钱作开办费,经费是不够的,只能借、修,拼拼凑凑搞起了一个二十人的小乐队,队员是从跃进小学二年级到五年级中抽,三个月训练下来,就在金山县里打响了第一跑,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生们演奏水平的不断提高,名声越来越响,在当时的市文化局、市妇联、团市委、市教育局四个单位联合发起下,把跃进小乐队拉到市区,在上海青年宫(现在的大世界)、市少年宫演三场,每场介绍三刻钟,演出一小时,并被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录音、播放,后来又对台湾广播。

七五年三月二十一日的红小兵报整版刊登了跃进小乐队的情况。

从七四年中开始到七六年底的二年半时间里有纪录的演出了344场,观众约十五万人次,观众全国各地都有。



时来运转

改革开放,春满大地,我也开始时来运转了。八九年底,国家教委到金山县督导,看到了我班四十几个人的民乐队合奏,大加赞赏,临走时还特地到我上课的教室向我告别,令我感叹非凡,久久不能忘怀。督导团接着到山阳小学,又看到了一支民乐队演出,并了解到指导老师是我的第一批学生时,督导团提出了要表扬我的决定。原来国家教委在来金山之前不久,在南京开了一个“关于在中小学里开展艺术教育的会议”当他们来到认为开展艺术教育最困难的农村学校时,看到了我们这些稍具规模的乐队时,当然高兴了,并指出:这就是艺术教育。从此我们就把小乐队正名为艺术教育。

在各级领导的关怀下,特别是市教育局副局长张民生的帮助下,我的职称也解决了,他在大会上说:“这种人不评高级,那么评谁呢?”

九〇年初金山县教育局在山阳中学开现场会,并向我颁发了唯一的艺术教育奖,隔了二个月市教育局在山阳召开全郊区现场会,夏莠蓉副局长出席,会上我发言一刻钟。

四月份 上海电视台来山阳拍摄电视片“心曲回旋”

五月份 评上了市劳动模范

九〇届初三毕业的学生,学习成绩优良,在语文十四省市“看、读、听、写”比赛中获一等奖一名,市数学竞赛三等奖一名,其它学科县级奖多名,在当时吃香的师范招生中,由于本班学生有乐器的特长,所以面试加分,在县里是最高最多的。因而山阳中学的艺术特色得到社会各方面的认可,山阳的家长都要把孩子送到特色班学习。

九〇年初一新生一下子涌进来62个学生,人数太多了,请示校长、书记想削掉十个人,他们都很客气,他们说你去削好了。怎么办,这些学生都是学校教师的子女、亲属。还有是校长、书记的条子生,怎么削呢?后来想了一个妙招,通过暑期训练,让学生感到很苦,自动退出,在七月一日开始训练,上午八时开始到十一时结束,中间休息十分钟,三天下来,没人请假也没人迟到早退。我把训练时间提早到七时半开始,也没有人迟到,最终我从6时半开始训练到十一时结束,没有一个学生请假、迟到,所以我再增加下午的基本功训练,搞得我也汗流浃背,一直到开学,六十二个学生一个不缺地全部进入初一(5)班学习。二个月的训练,学生不交一分线,我也没有一分加班费,正是有这一次的集训,在九一年的上海市中小学首届艺术节中我们一个班就获得民乐二等奖、狮子舞三等奖及创作三等奖,在交区中可算是数一数二吧。

这个班级到九三年毕业时,在市数学竞赛中获得三等奖三个,中考时金山县的市重点名额约三十几个,而我一个班就占了七个名额。全县中师名额七十多个,而我一个班就进了十个。

九〇年代,我教的三届学生皆是获得市三好集体称号,且在金山县的数学竞赛中均是前六名占4个名额的好成绩。

2002届山阳中学获区的数、理、化竞赛都是团体第一名。

2006届学生是我做班主任的最后一届学生,我班初三(6)班有72个学生,考进区重点以上的占60%,在中考中,我校数学、外语都是全区第一名、语文第二名,物理、化学也都是前五名的好成绩。

我的班主任工作做到70岁,现在已经74岁了,我有决心在有生之年尽一切努力来回报山阳父老乡亲对我的厚爱和金山区各级领导的支持和关心,为金山的教育发展作出一份微薄之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责任编辑:徐明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