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纪录片记录生活影响社会

2014-01-20 16:45:20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东方教育时报·高招周刊》    作者:徐晓阳

张新伟,200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影视编导专业。纪录片《唐老师》获第二届壹基金公益映像节最具潜力奖; 第二届凤凰视频纪录片大赛从文关怀奖。
  记者:纪录片导演有没有需要共同遵守的特质与原则?
  张新伟:道德的底线,自始至终,对拍摄对象要尊重。拍摄时不刻意去拍摄对象的隐私。最后的成片,不要伤害到拍摄对象。
  特质就是来源自生活的理解和感悟。每个人创作的纪录片各不相同,同一个主题不同纪录片作者拍摄出来的也不相同。但是好的纪录片,我认为是把作者对于这个社会的观察融入到影像之中来的。
  记者:拍摄纪录片时,拍摄对象与拍摄者,应该是什么关系?
  张新伟:我的个人经验来说,是和拍摄对象成为一种朋友关系,跟拍摄对象混熟了,才会去拍摄,这样拍摄对象面对镜头时候不会过于紧张,而且,我认为影片拍摄结束,并不代表,和拍摄对象的关系的结束,我理解这是一种缘分。比如我拍摄的纪录片 《唐老师》,从2005年底开始记录,一直到2013年完成影片,这些年的交往中,我始终是以一种朋友的身份,找唐老师聊天,交流。影片拍摄结束后,我还是会不定期的去看唐老师。记者:作为纪录片拍摄者,你觉得纪录片成功的核心在哪里?是人文关怀,是镜头,是与被拍摄者的交流,还是之后的剪辑?
  张新伟:成功的核心,我认为,影片必须言之有物。关心周围的世界,这种关心可以包括,对现实的关注,对过去的拷问,对未来的思索。
  我在创作纪录片《老张》的时候,拍摄对象是一位很普通的国企内退职工,拍摄的内容都是看似平常的家庭生活,工作。对个体的记录,不自觉的会引申出当下中国的社会背景,及折射出当下社会问题。比如,国人面临的中年危机,比如,金融危机给社会带来的影响。很多年轻观众看后,都说,想到自己的父辈。
  记者:拍摄之前,你会如何去选材?投入拍摄纪录片时,你进入怎样的状态?
  张新伟:选材的前提还是感兴趣,有兴趣的话,拍摄者才能在对拍摄对象的拍摄过程中,有感同身受的感觉。我不在乎拍摄对象平凡还是伟大,最重要的是,他身上会有一种气质能够吸引到我。投入拍摄后,我进入的是一种学习的状态,向拍摄对象学习。从拍摄对象生活中发生的故事中,有所感悟,在跟拍摄对象的交流过程中,有所收获。实际上是在一种索取的过程吧。所以,我常说,我在拍摄对象身上得到的东西远远比我们付出的要多。记者:你认识的纪录片导演,都有过怎么样的经历,是怎么样的人,做纪录片导演,有什么苦处,有什么乐趣?你为什么要做纪录片?
  张新伟:高校开始了影视专业,很多学生拍摄影像时,会选择拍摄纪录片,学生导演在纪录片导演中占很大的比例,但是,大部分学生导演毕业以后,不再从事纪录片制作。转行去做剧情片或者做跟影像完全无关的职业。科班出身,不一定都做导演。
  其他做纪录片的导演中,除了专门从事纪录片制作的人以外,很多导演本职不是从事制作纪录片的,有画家,有前气象工作者,有银行职员,但是,这些非科班出身的纪录片导演,创造力十分旺盛。他们涉猎的纪录片题材范围也很广泛。大部分人因为对影像的热爱去制作属于他们的纪录影像作品,反而能创作出别具一格的作品。
  在中国,纪录片离产业化还有一定的距离,虽然国家制定了大量鼓励纪录片制作的政策,但是,相对于剧情片的动辄成百上千万的拍摄经费来说,纪录片的制作经费还是相对少很多,且播放渠道以电视台播出为主,经济回报较少,这就限制了纪录片的发展,但也有很多好的苗头,比如设备的价格更加平民化,很多人用不多的资金就能制作出高清画质的纪录片作品,观众们对纪录片的需求也不断在增加,近年来,随着互联网视频业务的不断壮大,纪录片已经在国内主流的视频网站上都有专门的板块等。

责任编辑:孙雪莹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