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悲剧拷问作业之忧

2013-05-16 09:38:50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缪迅
  • 学生作业压力
    (摄影:万善朝/CFP)

繁花似锦、阳光明媚的五月,本应是大家心情愉快和轻松的日子。不料五一节刚过去,媒体上却传来了令人揪心和痛惜的消息:南京先后有一名13岁男孩、一名初三男生疑因不堪作业压力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在此之前的4月26日,也是在南京,一名初一学生写下了“我不想做作业”的血书。可惜啊,这个“预兆”没有引起当地教育部门、有关学校和家长们的重视与警觉,最终导致了两名少年学子因作业的“不能承受之重”而走上生命不归之路。这一悲剧也再一次给现行教育地敲响了警钟。

仅仅因为未完成作业,或因为被老爸“强制做作业”而不惜一死了之?这确实让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布置大量作业等为老师或家长习以为常、却让学生反感甚至厌恶。面对这样的现状,如何建立起足以体现教育的正价值、正能量的家校关系、师生关系、以及家长与孩子的关系?这是不得不令人沉思的问题。

首先,为什么学生不能从做作业中感受到学习的快乐?谈起作业,恐怕没有多少学生会心情舒畅。《中国教育报》曾报道过,一个学生在日记里写道:“老师、父母逼我们学习,就像一个个凶犯,作业就是他们的凶器。”学生为什么视作业为“凶器”呢?

作业量过大,不少学生做到深夜也完不成,作业内容也往往是千篇一律,枯燥无趣;教师对作业的布置相当随意,让学生摸不清头脑,做了很多作业,但对于学习成绩乃至综合素质的提升无甚益处。反思当下学生作业中所存在的问题,就不难理解一些学生为何那么对作业提不起兴致甚至相当痛恨。

而作业布置下去后,一些教师想出的办法就是请家长帮忙,将作业的要求写下来让学生带回去,或者通过手机短信发给家长,请家长进行督促。但是家长自己也很忙,再说家长们的教育水平层次也未必都能“胜任”。

所以,在督促孩子作业的过程中,家长常常会搞得一头火,结果是学生抱怨家长,家长抱怨教师,教师责怪学生,陷入了谁也不开心的恶性循环中。

对老师而言,作业当然还是要布置的;对家长而言,对孩子该督促时还是得督促的;而对于学生而言,做作业既然是“本分”,那也无须躲避或敷衍了之。不过,把学生折腾得头晕脑胀还是云里雾里的“题海战术”则可以画上休止符了。千万不要让我们的孩子面对作业只有“鸭梨山大”,而丝毫感觉不到一丝学习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与自信。

另外,孩子的精神幸福指数需要引起家长们以及社会各方的高度关注。有数据表明,我国青少年自杀呈上升趋势,目前在14至34岁群体中,自杀已成为首位死因。这一次南京的两位少年学子生命悲剧,再一次地警示我们,提升孩子们精神幸福指数和心理健康素养刻不容缓!

其实,对孩子的教育,家长们还是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尤其是要善于对自己的孩子察言观色,对孩子的抗压能力、受挫能力有一个基本上靠谱的判断。年龄尚在十三、十四岁的孩子,毕竟还是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未成年人。对家长来说,孩子的这个年龄段不管一管,恐怕也有失责之嫌。至于学业,自然更是要每天关心和关注的。但是,孩子的全面发展和心智健全,无疑要比他们的学习成绩单更重要。

所以,与其一味“以孩子的学业为本”,倒还不如“以孩子的精神幸福指数”为本更佳。相信这样的家长,完全可以博得孩子的挚爱和信赖。孩子的发展也更能全面、更能和谐。

总之,无论是家长、学校老师还是整个社会,对于正走在成长路上的孩子们,要多一些人文性的柔情关照,少一些功利性的强权要求,给予孩子们真正的精神幸福和宽阔的心理空间。

(作者系上海教育新闻网、东方教育时报特约评论员)

责任编辑:刘时玉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报刊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