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解师资难要打好“组合拳”

2018-01-19 15:19:17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尹玉玲

随着近几年入学需求增加,一些地方出现教师资源紧张局面,尤其是学前教育师资的严重不足,成为突出问题。前几日《南方周末》“幼儿教师招不来,留不住”的报道,再次引发公众对这一问题的关注。

以北京为例,多年来幼儿园、中小学教师总量不足和结构性缺编问题并存。一方面,“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随着生源持续增加,中小学教师数量有所不足。另一方面,随着基础教育综合改革的深化,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不断涌现,如新课程改革、中高考改革,以及新的办学模式带来的对教师数量和质量要求的变化,使得现有中小学教师编制已不能满足教育教学需求,亟待补充新教师。对此,近日北京市教委专门发布了《北京市拓展中小学教师来源行动计划(2018—2022年)》,提出要持续五年,每年新增2350个师范生培养名额来弥补目前基础教育阶段,尤其是幼儿园和小学教师数量的不足,并通过打出“组合拳”,满足新时代首都基础教育发展的需求。此项政策的出台,可谓为北京市幼儿园及中小学校送来了福音,中小学教师供不应求的局面有望得到缓解。

北京打出的这套“组合拳”,一是打出“扩招拳”,从培养源头上解决教师数量的缺口。除了让传统的师范院校扩大师范生培养规模外,还积极发挥一些综合大学、专业特色院校、相关职业院校的作用,通过委培订单、增设相关学科教育专业、调剂招生指标用于增加师范生等方式加大对学前教育师范生和艺术类专业师范生的培养。二是打出“招聘拳”,以进京指标为条件,面向全国公开招聘中小学紧缺学科教师。三是打出“保障拳”,完善中小学教师“区管校聘”制度改革,建立师资需求监测机制,定期核定教职工编制总量和岗位结构比例等措施,确保教师数量充足、补充及时。完善学校用人机制,建立优秀教师跨校兼职制度,实行学区内教师统筹聘用,鼓励教师多劳多得、优绩优酬。可以说,这套组合拳的打出,既有针对性又有力度,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目前教师培养少、编制缺、待遇差、压力大等突出问题。

在此基础上,笔者以为还需打出另一套“组合拳”。一是“编制清算拳”。这些年我们一直在为事权与人权相统一、教育行政部门统筹编制管理而呼吁,但改革体制很难一下子做到,唯有通过完善现行编制标准和清算现有编制来完善教师编制。第一,现行中小学编制标准生师比偏高。随着现代学校的发展和学校的特色建设,大量新增的岗位急需增加教师编制。第二,编制标准较少考虑到学校办学模式的差别。如今,中小学校呈现出了诸多不同的发展模式。示范校、普通校、寄宿制学校、集团校有着各自的特点和人事需求,但采用的却是同样标准。特别是随着集团化办学的发展,一校多址情况较为普遍,必然需要增设教师及管理人员编制。第三,对于内退、离岗待退等在编不在岗人员、历史遗留的长期病休和人档分离人员,以及身体已不能适应教学工作的年老病弱教师,可以通过分类管理节余出部分编制。第四,发挥现行附加编制应有的调节功能,让其真正只用于解决教师产假、病假,安排教师进修和新增课程、设备等问题。

二是“资源整合拳”。以幼儿教师招聘为例,严把质量标准,在教师出身上不一定非要幼教科班,应不唯专业,弱化学历,强化能力。对于合并后的小学超编教师,要做好出口工作,可以经过再培训转岗成为幼儿园教师。适当考虑吸纳更多其他专业的社会人才从事幼儿教育。鼓励离退休优秀教师返聘继续从教。

三是“薪酬待遇拳”。切实提高教师薪酬待遇,优化绩效工资结构,建立绩效工资稳定增长机制。通过制定教师在医疗健康、住房、社保等方面的优惠政策,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和职业吸引力。

此外,笔者建议建立教师资源库。以招生困难学校富余教师为主要对象建立“教师补给库”,用以补给缺编但招不来教师的学校。以课外机构各学科名师为主要对象建立“临时聘用教师机动库”,通过政府购买教育服务,用以及时补充部分公立学校老、孕、病、休教师的空缺。

(作者系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