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教育观点集萃】关键词:融合教育、考试法

2017-03-17 13:37:38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陆芸整理编辑

沈健:制定《考试法》保障国家考试公平

“我国考试立法至今仍是空白,一些考试的设定依据仅来源于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沈健提出,当前,迫切需要推进依法治考,制定国家考试法,保障国家考试的公平、科学与安全。

谈到制定《考试法》的必要性,沈健表示,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经过近40年的发展,我国各类国家考试已形成相当庞大的规模,涵盖了教育、司法、人事、卫生等多个领域。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全国范围内统一组织实施的考试达200多种,每年参考人数超过3000万人。考试已经成为衡量和选拔人才、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手段。但是,考试立法还是空白,《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也要求完善教育法律法规,明确提出制定有关考试、学校、终身学习、学前教育、家庭教育等法律。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广泛开展的各类考试实践,在命题、制卷、考试组织、试卷评阅、成绩处理等方面积累了许多成功的做法和经验,为国家考试立法奠定了良好基础。”沈健说,当前要推动出台《考试法》,确立国家考试类别,规范考试的设置和实施,在此基础上制定各类考试实施办法,加快构建一套完整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考试法律体系。

沈健建议,《考试法》要规范考试基本程序,明确法律责任追究,规范考试争议处理。其中,对有可能出现的考试争议处理,要完善法律救济途径,“明确赋予考生及其他与考试行为有法律利害关系的人员,针对报考资格和条件的设置、考试程序和时间地点、试题命制和评分结果等方面提出质疑的权利,并有权通过法定渠道和方式进行公开审查和救济。”(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赵秀红 刘博智 缪志聪)




体育教育如何避免“考什么,练什么”

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篮球协会主席姚明表示,对体育的热爱来自兴趣,兴趣要从小培养,需要习惯养成。学校体育课不能成为“挣分课”,不能考什么就教什么。建议改变学校体育教学“重体能、轻技能”的局面,注重兴趣养成,做到基础能力和专项技能并重。

姚明的建议,显然戳中了当前学校体育课中的“痛点”。在很多地方,初中毕业体育考试已经成为了“考什么,练什么”的“应试教育”温床。不少学校从初一开始就只上中考体育考试科目,没有任何技能教学,更别提从兴趣化着手,开展丰富多彩的体育教学了。而在一些地方,如果体育教师不按照中考体育内容上课,那他就有可能“下课”或没人选他的课上——因为大家都在为学生的升学考试而努力。还有一些地方把体育课上成了体质达标课,成天忙着练体能,完全背离了体育健康课的本意。这恐怕也是姚明着急的地方,倘若学校都围绕体育考试科目“应试”去了,谁还来参与校园足球、校园篮球活动呢?如此一来,“体教结合”更无从做起了。

学校体育教学存在的一些问题值得关注,对于“注重兴趣养成,做到基础能力和专项技能并重”的提法,笔者也深表赞同,但对“改变学校体育教学‘重体能、轻技能’的局面”,却不敢苟同。我不知道姚明说这番话的语境和全部内容,但“重体能、轻技能”并不是学校体育的全部,而仅仅是部分地区应试导向的体现。绝大部分的《体育与健康课》还是以技能教学为主,重在培养学生篮球、足球、排球、武术等方面的技能,期望通过体育教学让学生掌握一至两项终身受益的体育项目。

事实上,目前的学校体育改革,强调体育健康课一定要教会学生运动的技能,因为只有教会学生运动技能,才可以激发他们上体育课、参加体育锻炼的兴趣。学生通过上体育课可以看到自己的体育技能不断提高,这本身就是一种激励,对于提高学生体质健康水平,促进学校体育工作健康发展也非常重要。倘若能使学生最终成为有兴趣、懂门道、会欣赏、能参与的忠实的体育消费者,那就更进一步拓展了学校体育课的内涵和外延,也是极好的。

不过,眼下学校体育教学中,以及中考体育和体质监测中,“考什么,练什么;测什么,练什么”的应试现象,确实需要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因为这不但会影响学生们上体育课的兴趣,也不利于终身体育意识和行为的培养及形成。任由其发展下去,必将对学校体育教学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中国教育报记者李小伟)




代表委员热议融合教育:招生零拒绝携手共成长

带着万千残障儿童家长的期盼,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华明尚公益基金秘书长李欣蓉带来一份沉甸甸的建议——提升全纳(融合)教育的专业能力及建设支持体系。这份建议稿是全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历时两年,走访调研了包括北京、广州、郑州、兰州等7座城市,进入百余所中小学,根据2000多份教师的问卷结果,并结合多位专家学者的建议合力完成。和她一样,很多代表、委员都将目光聚焦残疾儿童的融合教育。

“融合教育”是指在一切可能情况下,所有儿童应一起学习,而不论他们有无或有何种困难和差异。由救助儿童会和全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联合组织的7城市入校调研结果显示,残障儿童进入普通学校学习仍然面临很多挑战。

“受限于特殊教育专业人才缺乏,普通学校内的教师培训不足及融合教育支持体系薄弱,普通学校多倾向于拒收残疾儿童入学或者只招收轻度残疾儿童入学。”全国政协委员、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马蔚华发现,残疾孩子即使进入了普通学校,受教育质量也不尽如人意。

融合教育究竟难在哪儿?“最主要的是大多数普通学校教育专业资源不足,特别是人力、技术资源不到位。”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名一针见血。

“有特殊需要的学生经常被视作额外压力和负担。”王名调研发现,普通学校尚未建立针对教师的融合教育培训体系,面对一个特殊孩子,普通教师往往束手无策。

马蔚华建议,出台正式明确的政策文件,依据特殊教育教师专业标准,制定特殊教育专业证书制度和准入标准,以此建立可以实际落地的特殊教育教师编制、职称评定体系,为他们提供合理的职业成长通道。与此同时,将融合教育的生源、执行纳入对普通学校的业绩考核体系,落实“零拒绝”的招生原则,为残疾儿童提供以最大融入和最少限制为原则的融合教育支持。

王名建议,师范院校所有师范生的必修课中应增加融合教育理念和方法等课程内容,普通教师资格证书考试中也应包含一定比例的融合教育理念和知识内容。此外,还建议对在职普通教师进行融合教育培训,并推动特殊或融合教育硕士及以上高级研究型人才的培养。(人民日报记者张烁)




丁金宏:高考时间应避开工作日

自1977年高校恢复招生以来,我国的高考时间几经调整。历次的调整,基本特点是时间提前,这是为了避开盛夏高温天气,方便高校从容录取,并且又利于考上大学的学生调整时间,为上大学作好准备。

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丁金宏发现,每年固定日期的高考,由于没有考虑与每周周末相整合,对全社会特别是城市社会产生了较大的干扰,也给考生带来了许多不便。他以近14年的高考时间为例:自2003年-2016年的14年中,只有2003年、2008年和2014年的高考日期正逢周六、日,2009和2015年为周日开考,其他9年的高考都逢工作日。

我国目前每年有近千万学生参加高考,牵涉上千万家庭。丁金宏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并结合有关调研指出,在工作日考试,考生家长送考、陪考需要请假,赴考人群与上班族对冲又造成交通拥堵,许多考生不得不打足进考场的提前量,或者干脆信入住考场附近的宾馆,这样不仅增加费用,而且会因环境改变影响休息进而影响考场上的发挥。

“尽管各地采取了许多护考的特别措施,仍然会发生迟到、误考甚至引发交通事故,大大增加了全社会的紧张度。”丁金宏说。

城市社会生活是丁金宏的专门研究领域。在他看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生活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随着城市化水平的迅速提高,绝大多数的居民都遵循了星期作息制度,工作日与周末的生活反差很大,高考与城市运行的冲突日益严重。近年来,城市居民要求重新调整高考日期的呼声很高,现在的周末双休日也为高考日期调整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为此,丁金宏建议,将全国高考的统考时间调整为6月的第一个周六开考,主课在周六、周日考毕,最大限度地方便考生和家长,最小程度地影响社会运行。


“以此推论,每年高考最早在6月1日,最晚在6月7日开考,比目前的考试日期平均提前3天,对考生的复习迎考影响甚微,而由此带来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巨大,而且可以显著增加高考的顺畅感,降低社会的干扰度和紧张度。”丁金宏说。(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张滢)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内容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