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其明:搞研究要甘于坐冷板凳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陈逸欣

时间:2020-12-23 16:28:16

孙其明 受访者 供图

孙其明 受访者供图

孙其明生于1945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此后就开始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宣传工作,1976年夏,调入安徽大学马列主义教研室后,一直从事马列主义的理论教学和研究工作,曾先后在安徽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同济大学担任理论教学工作,为这些学校的本科生、研究生开设过诸如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选读、中国革命与共产国际、近现代国际关系等近十门课程,主编或参与编写过中国革命史讲义与教材,在担任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专业的硕士生导师过程中,培养了数十名硕士研究生。

1992年,孙其明调入同济大学后,主导了该校的文科发展,为社科学科的硕士点建设作了大量的工作,主持建设了十多个硕士点。

“专业责任心要强,还要肯吃苦,甘于坐冷板凳。”孙其明认为这是从事马克思理论研究所需要具备的,也正因为有这些精神,他做出了一点成绩。

在主要从事教学工作的同时,孙其明还努力开展学术研究,主要方向是陈独秀研究、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研究、中苏关系的研究等。

近30年来(退休前),他先后独立编撰、主编或参编过十多部专著和辞书,主要有《中国革命史辞典》《和谈内战交响曲》《东北王张作霖》《陈独秀:身世、婚恋、后代》《中苏关系始末》《抗日战争事件人物录》《抗战时期的对外关系》等;先后发表过论文、人物传记近60篇,其中比较有影响的如《陈独秀是否汉奸问题的探讨》《陈延年》《试评斯大林在大革命时期关于中国革命的理论和策略》《试评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的外交政策》《1945年的中苏谈判和中苏条约及其影响》《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外交政策的演变》《试论建国初期实行“一边倒”政策的利弊得失》《试论抗日战争时期中日苏三国关系的演变》《意识形态分歧与中苏关系的恶化》《国家利益冲突与中苏关系的破裂》等,在学术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访谈部分】

澎湃新闻:从事马克思理论研究对您的性格、思想有什么影响吗?有没有印象比较深的事情?

孙其明:像我这个年龄的那一代学生,责任心比较强,专业责任心比较强。你需要学这个专业,从事这个专业和工作,你就得比较认真,因为都想做点成绩,责任心强是很重要的。

第二个就是要能吃苦,因为无论上课还是搞研究,尤其是搞研究,都必须要吃苦,看起来做理论研究是光看看书、写写东西,实际上是很苦的,你要能够甘于坐冷板凳,你不坐冷板凳,研究是很难做出来的。中国有个历史学家叫范文澜,他说过一句话叫做“板凳要坐十年冷”,意思是做研究要“十年坐冷板凳”,才能有所成绩,我们那时候学生是比较能吃苦的,除了教学,还要做研究,那时候做研究和现在研究所、科学院的老师还不一样,不是脱产专门做研究的,还要上课要带学生。

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写过一本书,这本书是讲抗战胜利以后国共两党斗争的书,那个时候我已经到了南京师范大学了,除了白天上课,晚上还要看书,要写,另外还有就是利用暑假、寒假时间(去写)。我那本书主要就是靠晚上和假期写,特别是夏天,我记得是1990年,南京天气热得像个火炉,那时候我们生活条件也差,根本没空调,家里就有个电风扇,电风扇吊在那儿,那时候家人都外出了,我一个人坐在家里面写,赤着膊汗直流,就这样坚持下来。开学了以后就利用晚上时间做研究,白天基本上每天都有课的,理论课不分文科生、工科生,全校的学生都要上,在同济也是,政治理论课是面对全校的学生。

另外做理论研究还受客观因素影响,我去高校的时候是1976年,我开始在安徽大学,后来到南京师范大学。我的研究就是从陈独秀开始的,不光是陈独秀,是陈独秀的一家,我那时候在安徽大学,安徽是陈独秀的老家,我开始搜集材料,那时候陈独秀的后人很多都还活着,他的儿子在安庆,我们后来就去采访他,发表了在当时比较有影响的文章《陈独秀是否汉奸的探讨》,其间查了大量资料,花了很大的工夫,根据这些资料我就写了一篇。

澎湃新闻:您能谈谈从事政治理论课教学的一些经验和感悟吗?

孙其明: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指导思想,这不等于说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只能说好话,不是这样的。做研究就要讲究实事求是,自己有独立批判性,不能人云亦云,要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第二个就是思想要解放,要按照时代的发展。这一点我觉得也要告诉学生,目的也是要培养学生一种思维的方式。

澎湃新闻:能谈谈您在教学中,是怎么深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呢?

孙其明:讲讲教学,教授不光是自己写东西,更重要的还要培养学生,正确的学风培养我认为很重要。当年有一个学生写小论文抄袭,被我批得蛮厉害的,那是课后布置的一篇小论文,那个学生写出来我一看,论文里大部分是抄的人家书上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抄的,但他不知道里面的内容我其实都看到过,这件事我批得很厉害,我说你这样的风气完全是错误的,这是不正派的学风,当时他也接受这一点。后来我的学生当中,基本上没有发现毕业论文是抄袭或者是买的。从开题我就和学生讨论,讨论以后,我要求学生拿着提纲来,先写初稿给我看,一步步来,第二稿我看,第三稿我看,他不可能再去抄袭,这一点我的要求比较严格的。

第二点,在学生当中风气也很重要,违纪不能有,比如学生送礼,这些我都是不允许的。

澎湃新闻这次您获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研究‘突出贡献奖’”,能否请您谈谈自己的获奖感言?

孙其明:学院里面为了鼓励我,让我去参评,其实我的同辈当中,有很多人也是相当有成就的,我只是主观上肯吃苦,有责任心,客观上因为当时的历史条件,所以做了一点事。


责任编辑:陆芸
新闻网微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