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要有加快党内民主创新的紧迫感
时间:2011-07-25 09:48:51   作者:王长江   来源:《学习时报》

今天,我们党已经是一个拥有8000多万党员的巨大规模的执政党。如何治理这样一个大党,才能使之立于不败之地?党中央提出了以改革创新的精神加强党的建设的新要求。要使这样一个党充满生机和活力,关键在于发展党内民主。

民主是不可阻挡的世界性潮流。但实践中,不同的国家民主发展的方式和结果却并不相同。在有些国家,民主的发展伴随着社会稳定、进步;而在另一些国家,民主则导致了国家失控、社会混乱、经济倒退。原因十分复杂,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民主的发展是否有序。这往往和执政党、政府能否强有力地主导民主的进程有着直接的关系。民主发展有必然性,但民主发展的进程又是可控的,关键是执政党在民主大潮面前能不能有所作为。发展党内民主,很重要的一个着眼点,就是要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这是我们党对党内民主的一个重要定位。

有序民主,只有在执政党发展党内民主的实践中才能实现。这里面,既包括党在发展党内民主过程中获得认识、积累经验、确立原则,也包括我们不断进行制度创新。党内民主对人民民主起示范性作用,以党内民主促进和带动社会民主,都应当从这个意义上来理解。

回顾这些年党内民主的探索,一方面,我们看到,在党内民主的各个环节上,我们都有不少创新的尝试。如人们熟知的党代表大会常任制、民主恳谈会、全委会票决制、干部公开选拔、党务公开、巡视员制度、舆论监督特别是互联网监督等,这些都是被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党内民主新成果。认真总结这些成果,有助于不断深化对党内民主发展规律的认识。但是,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党内民主发展的系统性不够,在一些环节上改革滞后,造成旧的制度和创新成果之间、甚至创新成果与创新成果之间相互不衔接,往往使一些好的创新成果难以巩固。这种情况,要通过加快党内民主创新步伐来解决。

党内民主创新似乎是一个非常时髦的词语,但是落实到各个地方的具体实践上,情况却大相径庭。在党内民主创新旗帜下的创新活动,实际上可以分成三种不同的类型。第一类是应付型。比如,上面下达了某个任务。若是把上面的要求照本宣科地布置下去,大家可能不感兴趣,也不能调动下面的积极性。既然如此,就来点“创新”吧。“创新”什么?创新词汇,创新概念,吸引眼球。这种所谓“创新”,本质上仅仅是一种应付,缺乏实质的内容。这个打引号的“创新”自然不在我们研究的范围之内。第二种类型,可以称为一种“做法”。“做法”有创新的成分:当中央或上级提出某方面要求的时候,想着要落到实处,于是就在实践中探索,而且确实想出了一些办法,甚至可以说是高招。但是,为什么只是一种“做法”?因为这种“创新”会因环境的变化而改变,会因领导人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这样的创新也是到处都有的,但朝秦暮楚,缺乏可持续性。第三种类型,我把它称为模式。所谓模式,是指实践中已经有了一套系统的东西,有了自我滚动的能力。一种做法,它的推动力可能非常单纯,可能只是一个地方的某个领导或者他手下的一个部门。但是如果形成了一种模式,至少它的动力机制是复杂的。一个成功的模式,主要的动力往往在于广大老百姓、广大党员的主动参与。之所以要参与,是因为这种模式的发展和他们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即使你不去推它,也有来自其他方面的动力源。模式就是从这个角度说的。我们关注的应当是地方基层党内民主创新中的这一类探索,并有义务推动它的发展。

上海吕巷镇基层民主试点始于2000年1月,成为上海市最早试点党代会常任制的基层单位。近年来我曾几度应邀实地调研。2010年6月,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与上海金山区委联合举办了“基层党代会常任制实践与创新研讨会”。吕巷实践引起与会多方专家的极大兴趣。吕巷人十年磨一剑,基层党组织与党员群众“摸着石头”的探索精神可嘉,他们善于把一些实践中的感同身受付诸行动并上升到理性、转化为机制。十年间,他们经历了行政区划调整,党委领导换了四五次,但开展基层党内民主试点的初衷不改,区委、镇党委“注意力”不变。该镇的试点,为金山区各镇试点起到了实践引领和先导作用。吕巷试点带有“草根”性,散发着浓郁的泥土芬芳。

《新时期党代表大会常任制推进条件及制度建构研究——以上海吕巷镇试点为例》一书,正是立足吕巷基层试点,探索与解构基层党内民主制度化的有益尝试。该书从党代会常任制实践关乎党的执政合法性立意,解剖吕巷镇十年试点,试图探索基层党内民主的社会基础、实践基础、普及基础等开展基层党内民主的诸多条件要素,并进而对制度体系、权力运行体系等深层次问题进行探讨与思考。这种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的治学精神,以及抓住实践条件和制度这两个关键点来探究党代会常任制乃至基层党内民主实践真实意义的学术方向,是值得肯定的。

“人民民主是中国共产党始终高扬的光辉旗帜。”庆祝我们党90周年华诞,应当更加激发我们积极推进党内民主发展的责任和使命。铁肩担道义。理论工作者和实践工作者应有和衷共济思想,共同撑起我们党这条巨轮,都为这条巨轮能够顺利渡过急流险滩出主意、想办法。理论工作者应加强和实践工作者的互动。基层党内民主实践在不断向前推进,上海吕巷的实践生动而具体。今天的改革要考虑全局,考虑一个地方的改革经验在别的地方是否适用。理论工作者积极参与,一个重要的责任,就是共同降低改革和改革者的风险。从这个角度讲,这本书对上海吕巷试点的探索,是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期待着理论与实践结合之路越走越宽广!

责任编辑:袁 孙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中共上海市教育卫生工作委员会主办
承建单位:上海教育报刊总社·上海教育新闻网 上海市教卫党委网络管理中心